李逵的故事

时间:2021-11-16 15:18:19 故事精选 投诉 投稿

李逵的故事

  故事是指在现实认知观的基础上,对其描写成非常态性现象。是文学体裁的一种,侧重于事件发展过程的描述。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李逵的故事,欢迎阅览!

李逵的故事

  李逵的故事 篇1

  李逵作为《水浒传》中比较重要的人物,作者对他的着墨也较多,所以关于李逵的故事有很多,例如江州劫法场、沂岭杀四虎、杀害小衙内、斧劈罗真人、大聚义等。

  李逵斧劈罗真人的故事发生在他与戴宗两人请公孙胜出山的时候。因为公孙胜不答应出山,于是戴宗和李逵两人就赶往蓟州,想要透过公孙胜的师傅请到公孙胜。戴宗在前往蓟州途中凭借他的神行法捉弄了李逵,使李逵对他十分顺从。戴宗和李逵两人在见到公孙胜的师傅罗真人后,罗真人不愿意放公孙胜离开,李逵一怒之下就用他的两柄板斧劈向罗真人,没想到反被罗真人用道术教训了一顿。事后,罗真人说李逵是天杀星下凡。托罗真人的福,戴宗和李逵得以将公孙胜请下山,为柴进的营救增加了很大的胜算。

  关于大聚义的故事资料则是这样的:因为晁盖在曾头市战役中被敌方的毒箭射中身亡,宋江暂时成为梁山寨寨主。之后有一天,宋江和吴用两人从做道场的和尚那里听说了卢俊义,于是就决定将卢俊义请上山。然后吴用和李逵两人就分别假扮成算命先生和哑巴道童到大名府将卢俊义诱骗到了梁山上。之后卢俊义因为吴用题反诗,以及李固的背叛而被大名府所抓,差点没命,之后梁山曾两次派人进攻大名府营救卢俊义,李逵也是其中一员。在这之后,梁山又相继收服众多好汉,最后实现了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大聚义,共同汇聚在梁山。

  李逵的故事 篇2

  武松的“偏向虎山行”,说白了,就是仗着那股酒劲儿;(他在清醒时断不会做此傻事。)你看他:前后共吃了十五碗,绰了哨棒,立起身来道:“我却又不曾醉!”走出门前来笑道:“却不说‘三碗但是冈’!”手提哨棒便走。当店主好心劝他时,他反倒口出不驯:“你鸟子声!便真个有虎,老爷也不怕!”你看,分明是醉了!但在这借酒使泼中,他的心里——或者说潜意识是清楚的:我这个顶天立地的爷儿们,岂能被人说成胆小鬼!再说了,那景阳冈有没有老虎还不必须呢……可当他看了阳谷县的印信榜文确信有虎后,心里还真的不免有些害怕:欲待转身再回酒店里来,寻思道:“我回去时,须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抱着这样的心态,再加上酒劲儿“一拱”,于是——也不乏壮着胆子说道:“怕甚么鸟!且只顾上去看怎地!”你看,十足的酒壮气盛,十足的死爱面子、十足的逞强脾气!金圣叹在这一处作评时说:“有此一折,反越显武松神威。”这句话怎样理解呢?金圣叹无非是说:武松尽管是个英雄,但他毕竟也是个人,应对百兽之王,他和普通人一样,也会害怕,也想躲避;他固然有着英雄的气胆,也更有着常人的心态——正因为有如此的心态(和如此的哄托),他的“打虎”之举才尤显的惊心动魄,他的英雄神威才更显的真实高大!

  ——相对武松而言,李逵可没有那么多“心眼子”。他的“杀虎”动因十分简单:就是替老娘报仇。确实啊,在梁山泊已混出“人样儿”的黑铁牛,回家接老娘图的什么,还不是让她老人家上山享享福;借着儿子的脸面也跟着“风光风光”!没想到孝心没尽呢,老娘却被老虎吃了!于是不免“心头火起”,连他那赤黄须都“竖立起来”了。此时,在疾恶如仇的李逵面前,别说是几只老虎,就是几只老虎精,他也会拼出老命!金圣叹评李逵为“一片天真烂漫”;的确,李逵是个直脾气,他的孝心是与生俱来的,在这突然的“变故”中,他脑海里唯一的闪念就是杀死老虎,为娘报仇。如果说,武松的“打虎”是出于酒壮气盛的心胆,多少还有些被动的成分,那么李逵则全然是以孝子报仇的痴情,无所顾忌、主动出击,必须要置“仇虎”于死地而后快!所以李逵的“杀虎”,其率真的性情,不光使人敬,尤其叫人爱!

  同中有异之二:其过程——武松心细,讲究方法;李逵心切,直截了当

  ——不管仗着多大的酒劲儿,从心理讲,武松还是不愿碰见老虎的。所以,当老虎真的跳出来时,他不仅仅吓的大叫一声:“呵呀!”以至于“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但武松毕竟是“练家子”出身,手段绝非等闲;且底层生活的磨练也养成了他察言观色、粗中有细的敏感性格。所以,当老虎“扑来”时,他“只一闪,闪在大虫背后”。当老虎第二次“一掀”时,他“只一躲,躲在一边”。当老虎第三次“一剪”时,他“又闪在一边”。——这一处写武松的文字不多,但我们却分明感受到了他在紧张中(以至于把哨棒“打在枯树上”),却仍持续着以退为进避其锋芒、瞄准时机然后下手的“智斗策略”。所以,当老虎“翻身又只一扑,扑将来”时,武松“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胳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尽平生之力,只顾打”。已经把老虎打得“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逬出鲜血”成了“一个锦皮囊”了,他还“只怕大虫不死,把棒橛又打了一回”。你看,即便在这么紧张的气氛里,武松还能思考的如此周到!金圣叹评武松的打虎“纯是精细”,不无道理。

  ——李逵则不然。一则他报仇心切,二则他是个直性子,他根本不可能去思考什么“策略不策略”。他想的就是赶快杀死老虎,以解心头之恨。所以,当他看见两个小虎崽时,挺起朴刀便搠。当他在虎洞里看见母大虫“把后半截身躯坐将入去”时,“把刀朝母大虫尾底下尽平生力气舍命一戳,正中那母大虫粪门。”当那公大虫扑来时,他“不慌不忙,趁着那大虫的势力,手起一刀,正中那大虫的颔下。”你看,他杀的多么痛快!金圣叹评李逵的杀虎曰:“虎耐不得,李逵更耐不得。劈面相遭,大家便出全力死拼,更无一毫算计。”“李逵学武松一毫,李逵不能;若要武松学李逵一毫,武松亦不敢。”的确是中的之言!

  同中有异之三:其结果——武松尚存余悸;李逵情绪释然

  ——打死了老虎的武松,“使尽了力气,手脚都苏软了。”不仅仅寻思道:“倘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却怎地斗得他过?”看来,此时的武松——酒真的醒了!当酒醒后的他,回想刚刚激烈的搏斗,情绪不免处于一种“后怕”时,突然,又看见(猎人扮成的)老虎,不仅仅惊道:“呵呀,我今番罢了!”你看,从仗着酒劲儿上山——到打完老虎——酒醒后的下山,把武松——作为人(而绝不是孙悟空式)的“打虎英雄”的气质、性格、心理、神态刻划的多么生动、逼真!

  ——杀完老虎的李逵,其表现同样让人叫绝!他“又到虎窝边,将着刀复看了一遍,只恐还有大虫。”是啊,为老母报仇,务必彻底——不能叫一个“仇人”落网!当他确信老虎都杀死了后,复仇的心释然了,此时也真的'“困乏了”,不由自主地“走向泗州大圣庙里。睡到天明”。一觉醒来后,埋完老娘的骨殖,想想这一遭“变故”,不仅仅“大哭一场”。这样的举动,乍看似乎不可理解,但细一想来,又完全在情理之中、完全贴合李铁牛的独特个性。

  现代草圣林散之先生有诗云:“能于同处求不同,唯不能同斯大雄!”武松的打虎与李逵的杀虎,其同中有异之妙,表现了施耐庵尊重人物性格、驾驭语言的高超技巧。一部《水浒》之所以能长久地获得人们的喜爱,其原因——从这儿或许能找到一点答案。

  李逵的故事 篇3

  李逵是中国古代小说《水浒传》中的一位重要人物。

  沂水县百丈树人,因打死人而流亡江州,做了个小牢头。为人心粗胆大、率直忠诚、仗义疏财。

  水浒传人物,天杀星李逵,长相黝黑粗鲁,小名铁牛,江湖人称“黑旋风”,排梁山英雄第二十二位,是梁山步军第五位头领。宋江被发配江州,吴用写信让江州两院押牢节级戴宗照应。李逵这时正是戴宗手下做看守的一名小兵,就和宋江认识。戴宗传梁山假书被识破,和宋江两人被押赴刑场杀头,李逵率先挥动一双板斧打去,逢人便杀,勇猛无比。上梁山后,思母心切,就回沂州接老母,翻越沂岭时老母被老虎吃了,李逵生气杀了四虎。招安时,李逵不愿受招安,大闹东京城,扯了皇帝诏书,要杀钦差,还砍倒梁山泊杏黄旗,要反攻到东京,为宋江夺皇帝位子,多次被宋江制止。在众好汉中,李逵一向反对诏安。

  李逵受招安后被封为镇江润州都统制。宋江饮高俅送来的毒酒中毒后,想到自己死后李逵肯定要聚众造反,怕坏了梁山泊的忠义名声,便让李逵也喝了毒酒一块儿被毒死了。

  《水浒传》中梁山泊好汉之一,绰号“黑旋风”,具有农民的纯朴、粗豪的品质,反抗性很强,对正义事业和朋友很忠诚,但性情急躁。是刚直、勇猛而又鲁莽的人物典型,元代以来民间有许多关于他的故事。

  施耐庵在《水浒传》中塑造了一批啸聚江湖,仗义行侠的绿林好汉。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性格和被逼上梁山的成长道路。鲁达的粗中有细,仗义刚正,武松的勇武利落,心思精细,林冲的忍让,宋江的谦恭,吴用的足智多谋等等等等,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其中要数“黑旋风”李逵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也许你会说“李逵?不就是心粗胆大,率直忠诚嘛!”但这天我要谈一谈我眼中的李逵。

  一、野蛮背后的可爱

  众所周知,李逵在《水浒传》中是个最为野蛮粗鲁的主角,由于他只知杀人,不问好坏的性格,只要在江湖上提起他的名字,神鬼也怕。但我却认为,他的野蛮背后有着无比大的可爱。

  和其他107将不同,李逵上梁山,成为绿林好汉,并不是出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革命思想的彻底,而仅仅是为了两个字——“快活”。

  能够毫不牵强地说,李逵的行事,主要遵循的就是快乐原则,黑旋风最常挂在嘴边的词,就是“快活”!他生割了黄文炳后称“吃我割得快活”,他屠了扈三娘一家后道“吃我杀得快活”,杀人不是为了复仇,不是出于战阵厮杀的需要,而竟仅仅是为了快活!此外,李逵回家接老母时遇到回家的哥哥李达,就劝李达“同上山去快活”。就连黑旋风那最被一些人称道的一番话,即李逵初上梁山时叫嚷的“放着我们有许多军马,便造反,怕怎地?晁盖哥哥做了大皇帝,宋江哥哥做了小皇帝,……杀去东京,夺了鸟位”,这一番话,也远不是出于什么彻底革命的高尚动机,因为就在“夺了鸟位”句后还有最关键的一句:“在那里快活,却不好?”

  说来说去,所有的目的就在于此,杀去东京,夺了鸟位,不是为了等贵贱均贫富,不是为了打土豪分田地,而是为了喝更大碗儿的酒,吃更大块儿的肉,这才是李逵的心思所在,什么坚决的农民思想根本谈不上。

  总之,李逵行事几乎全凭“快活”二字,少理性,无算计,率性而为,因此他的举动有近于童趣的天真烂漫的一面,所以说他可爱也不无道理。

  二、忠诚背后的依恋

  也许你会认为李逵能致死不虞地追随宋江,不顾一切地替他卖命,视如己出地帮他打江山,是出于他对宋江那种格外的、特殊的忠心。但我觉得与其说是忠诚,还不如说是种依恋。因为对于李逵来说他同样需要一个价值的标尺,一个能确认他存在好处的精神之父。你必须记得当他仰慕已久的宋江出此刻他面前的那一刻,他是何等的狂喜,兴奋。而宋江也是又送银子,又带李逵喝酒,对他那鲁莽的行事一味微笑着任从,你说需要银子还债,便给你银子还债,你说小盏吃酒但是瘾,便吩咐酒保专给你换大碗,看你吃鱼吃不饱,又专为你要了两斤肉,临别还送了五十两一锭大银。世间能有几人能这般对待粗鲁蛮横,杀人不眨眼的李逵?答案是仅此一个。

  宋江因题反诗入狱的那一次,李逵怕贪酒误了宋江饭食便“真个不吃酒,早晚只在牢里伏侍,寸步不离”,这是何等情分,须知粗鲁的黑李逵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是绝无仅有,这只怕要比他之后跳楼劫法场还难得多。之后,二人一个说“他与我身上情分最重”,一个道“我梦里也不敢骂他,他要杀我时,便由他杀了吧”。宋江带数人元夜上东京时,曾对李师师戏称李逵是“家生的孩儿小李”。所以李逵对宋江,既不是手足之情,也不是部属对统帅的愚忠,而是更近于儿童对父亲的深深的依恋。

  三、惹祸背后的成全

  纵观《水浒传》全集,你会觉得李逵是个“惹祸鬼”,因为自己鲁莽的个性,简单的头脑不知为大家闯了多少祸。这一点能够从宋江亲手结果李逵的行为不难看出。宋江饮高俅送来的毒酒中毒后,想到自己死后李逵肯定要聚众造反,怕坏了梁山泊的忠义名声,便让李逵也喝了毒酒一块儿被毒死了。但是再往深一点看,李逵的惹祸背后却隐藏着对宋江的成全。

  夏志清先生在《中国古典小说导论》中就说,李逵的叫嚣造反要拥戴宋江做皇帝,“道出了宋江强压着的想当皇帝的心声”,而宋江对李逵的喝斥,则“似乎是在谴责自己内心那不可告人的部分”。夏志清的这一结论也许是受金圣叹的启发,金圣叹在评改《水浒》时,一向就认定宋江是满口忠孝心怀不轨的伪君子,而直肠直肚的李逵则常常将宋江那不可告人的心事叫喊出来,不正成全了宋江吗?

  多翻一些中国古代小说,就会发现,这种“宋江+李逵”式的组合在中国古代类似题材的白话小说中是太多见了。如刘备和张飞,岳飞和牛皋,杨六郎和孟良,秦琼和程咬金等等。宋江也好,刘备也好,岳飞也好,杨六郎也好,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行事谨慎、理性,是中国式的榜样、楷模。但是能够想象一下,如果作品中的人物,都是一心想招安的宋江、被昏君勒死而不反抗的岳飞、受奸臣陷害而认命的杨六郎、明明白罗成是给人害死而不敢多说的秦琼,如果作品中出现的全是这类忍气吞声的中国式的楷模,那读者还不得给憋闷死?那怎样办?这时就需要有李逵这类人物了,秦琼不敢骂唐天子没良心,让程咬金来骂,杨家受了得势小人的窝囊气不好发作,那就让孟良连夜去杀那小人,岳飞不便犯上反抗昏君,但牛皋能够造反,宋江老是念叨招安,但一心想当皇帝,那就由李逵来叫喊夺皇帝的鸟位……

  虽然像李逵这样所谓的“莽将”人物,一般不会是大部头作品的第一主角,但他却又实实在在是作品里不可或缺的异常活跃的主角,因为他不仅仅成全了像宋江那样的“儒将”,还使作品增添了一大半鲜活的生命!

  这就是我眼中的李逵——野蛮背后的可爱、忠诚背后的依恋、惹祸背后的成全。也许我的这些见解不必须正确,但我期望的是读了这篇文章后,你不会再说:“李逵?不就是心粗胆大,率直忠诚嘛!”

【李逵的故事】相关文章:

真假李逵读后感08-17

真假李逵读后感(精选5篇)02-08

小小蜂鸟的故事丢了故事05-06

哲理故事:孔子东游的故事04-18

象棋的故事11-12

徐悲鸿的故事11-16

高尔基的故事11-15

220的故事04-03

施瓦辛格的故事11-21

聂耳的故事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