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美文,好词,好句,好文。

风之谷观后感

时间:2015-08-28 10:37:33 观后感 我要投稿

风之谷观后感

  风之谷观后感(一):

风之谷观后感

  《风之谷》观后感

  假期里,我看了一部动漫,这是一部让我感悟很多很深的一部动漫。它就是——《风之谷》。

  《风之谷》讲述的是: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风之谷,由于长期被污然,变成了一个有毒的森林,散发出阵阵毒气。人们务必戴着防毒面具,才能进入森林。大片的毒森林里,有巨大的蝗虫威胁着人类的安全。可即使这样,人类还想千方百计地要毁掉森林。最后,为了拯救以前美丽的风之谷,公主娜乌西亚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和她比起来,那些忙于破坏森林的人是多么愚蠢!但是,最终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公主的勇敢感动了蝗虫,公主又获得了重生!

  风之谷

  看完了这部动漫,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难道说《风之谷》里所描述的,就是我们人类的未来吗?!震惊是我唯一的感受!

  这使我想到不久前的一个电视报导,一个房地产商为了赚钱,要在南方山区的原始森林建造别墅,竟然要砍掉那些原始森林。这些人为了利益,肆意破坏大自然,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这时,我明白了作者的用意:他是在谴责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树木吸收了空气中的有害气体,给了人类洁净的空气,而人类却要破坏它们。要知道,这些树木正是地球的净化者和保护者!如果,人类依然破坏森林,那么,《风之谷》的惨剧就会真的上演,2012世界末日也会成为现实!

  那么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要反思自己,有没有破坏环境的行为呢?如果有,那么赶紧改正,亡羊补牢还来得及!因此,让我们一齐热爱吧,热爱这一望无际的蓝天;让我们一齐守护吧,守护这无边翠绿的森林!

  《风之谷》这部动漫让我受益非浅,提高我对环境保护的认识,我喜爱这部动漫!

  风之谷观后感(二):

  森林人的设定能够说是《风之谷》中的一个亮点。人究竟能够怎样活着?我们的欲望到底有多大?怎样才能满足?自古以来,这些问题一向,困扰着各个世代的无数人们。似乎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些问题。

  森林人的出场有7次,最早是在犹巴一行被僧会追杀,飞船被击落时,正当驯虫师们要砍下昏死过去的犹巴的手作为证据时,听到了森林人的笛声。驯虫师对这些像鬼魅一般的人又敬又怕,迅速逃走了,犹巴一行人因此得救。其实,第一次看到那里,我还以为犹巴他们会被抓去吃掉(笑)。

  森林人其实是驯虫师的始祖中血统最尊贵的一族,是是古艾弗达人的后裔。在300年前大海啸发生时,他们跟随蓝衣人进入了森林。从此,舍弃了用火,身穿昆虫肠衣,食用虫卵,并且居住在昆虫体液构成的泡沫帐篷中……他们完全放下了城市的生活,而选取与腐海融为一体。对外界人来说是恐惧的对象的腐海,对于森林人则是温暖又舒适的家。另一方面,森林也赐予了他们回报,不仅仅带给了他们所需的衣食住行,还赋予他们超潜质,能够自由地以念力对话,精神能够脱离肉体四处云游……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状态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远离了城市的喧嚣,甚至连礼貌的像征——火——也舍弃后,内心深处得到的那种平静——安宁、详和、充满生之喜悦和感恩,仿佛微风下平静的湖水,偶起微涟……其实,这样的平静与满足,便是幸福了。

  有一个关于草履虫混养的实验,对人很有启发:第一次实验者将大草履虫和小草履虫混养在一个瓶子里,超过了允许的密度,结果在种间竞争的结果下,大草履虫死光了。第二次,实验者将大草履虫和另一种袋状草履虫混养。这次同样又发生了种间竞争,但并没有哪一方灭亡。一星期后,原本都是营游泳生活的两种草履虫,大草履虫继续游泳生活于瓶上半部,而袋状草履虫则改为营底栖生活,居于瓶底。两者,尤其是袋状草履虫,改变了自己的习性和生活环境,使得自身能够在环境变化时继续生存下去。

  生命本身是有韧性的,这正是生命伟大之处的彰显。每当环境变化,生物原赖以生存的条件减少时,那么剩下的生物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为争夺剩下的资源互相残杀,强者生存;或者转而适应新的环境,改变自己的居住、摄食、生育、甚至呼吸的习惯,从新的环境中获取自己生存所需的一切。前一种,为与自己近亲竞争,久而久之,便变得牙更尖、爪更利、角更大……;后一种,则为了生存于新环境而长出肺、生出脚、展开了翅……此谓之——进化。

  实验室里,草履虫如此;泥盆纪后期,上岸的鱼儿如此;“大海啸”发生时,在蓝衣人带领下的森林人亦如此。只但是,这时进化的主体已不是基因,而是除基因外生物社会中另一种重要的进化因子——迷米,即通常所说“文化”的单位。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讨论,能够看苏珊·布莱克梅尔的《迷米机器》,作者是我在“之一”里提到过的理查德·道金斯的学生。

  能够想象,森林人初进腐海时,必须是无比痛苦与不适的,就像鱼儿初次上陆一样。腐海里充满了瘴气,吸入一口就没命,因此要整天戴着面罩;不能用火,吃不到平常吃惯的美味;四周都是巨大而危险的昆虫,一不留意触怒了它们便会受到围攻……在如此众多危险包围中,要生存下来都是很难的,即使有蓝衣人的带领,也必须吃了不少苦头,有很大牺牲。但最后,他们最后适应了森林的环境,熟悉了昆虫的习性而生存了下来,并且感受到了生之喜悦和心的平静,以及前所未有的幸福。

  那么,所谓幸福到底是什么呢?实验室里的袋状草履虫幸福吗?上陆的鱼儿幸福吗?多少人毕其一生去追寻幸福,终未能找到;又有多少人为了找寻“真正的幸福”而将自己苦苦追求得来的东西,又摔个粉碎?幸福是什么?老婆?房子?车?是冬天的暖炉,还是怀里的小猫?被爱人抱着,是幸福,吃到妈妈煮的久违的红菜汤,也是幸福。有人说在海边悠闲的晒太阳就是幸福,那富人和乞丐都能够做的事,为什么还要追求其他东西呢?

  其实,幸福也只是一种感觉罢了,每个人的幸福也是各不相同的,同一个人,在不一样时期的幸福也能够完全不一样。因此,若要对幸福下一个统一的定义是办不到的,就像“美”这个概念一样。当你觉得自己的心和欲望最后得到平静和满足了,那便是幸福。换句话说,当你的心对自己说“我幸福”,那你便幸福了。

  在世间生存的每个人,或者说每种生物,都是生活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的。那么,生物也都是对这个环境有一个“期望值”的,或称为“要求”。这种“要求”,最早是对温度、盐度、光照等自然条件的应激性,而原因,则是DNA复制及各种酶起作用的最适条件。比如草履虫,就有最原始的避盐性、趋光性,各种生物都有其生存的温度(冻死其实就是酶活性减弱,代谢停止)。到了高等动物,正因细胞间的组织结构极其复杂,又有了思想,结成了社会,因此要求变的复杂了。但无论人的哪种需求,归根结底都能够认为是几种基本生存本能的衍生。这方面的著作,比如弗洛依德的理论,还是很多的。那么,当环境与生物体的“要求”一致时,对于低等生物,就是适应;而对于高等生物,比如人,就是“幸福”了。

  但,对于人来说,整个社会也是环境,甚至比自然的环境更重要。而社会和文化的复杂性,则使得人要求的标准更高、更复杂了。因此,有时候反倒不如动物比如猫猫狗狗来得幸福。其实挺悲哀的,正是我们的礼貌,给我们的欲望制造了如此多的缺口,而填平他们,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幸福是什么?对我们来说,能够是汽车、洋房、娇妻、孝子或者一份体面的工作、受人敬仰、占有稀缺的资源,做别人所不能,或者,以上全部。而对于其它生物,比如猫狗,就简单得多了:每一天三顿的美餐,一个照料它的主人,对门的异性。很多时候,我们感慨小孩子的纯真,然后又质疑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其实也大可不必。当你放下了心中繁杂的欲念,将追求的目标回到到欲望被所闻所见之诸多事物搅乱之前的状态,便也能够体味这以前失去了的纯真和幸福。

  一个人要到达幸福,有两种方法:向自己定下的目标发奋并使之实现,或者降低自己的目标。这后一种虽听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而且也更实用。正因礼貌带给我们的欲望太多了,当你历尽千辛万苦实现了一个,另一个又出现了,永远没有尽头。而如果你能够认清自己心中最深的几个渴望,并专心去发奋,那你将会发现,其实它们并不是那么难以满足的。须知,小孩子和其它小动物之因此容易快乐幸福,也正是正因他们的欲望很简单。罗素以前说过:“我所需要的,其实只是充足的阳光、新鲜的空气、安静的环境、可口的食物以及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子。”

  风之谷观后感(三):

  《风之谷》这部影片是在1984年拍摄的。当时吉卜力工作室还未成立。《风の谷のナウシカ》的主要资料为:多鲁美奇亚王国的皇女库夏娜,派出了大批编队至风之谷。士兵们陆续闯入城中,震天的枪声,惊慌的娜乌西卡奔至父亲房间,发现其父基尔已气绝。娜乌西卡在盛怒之下,以敏捷的速度将士兵一一击倒。这时,其师父犹巴出现。“冷静,娜乌西卡!如果此刻打起来,谷中就无人能活下去!”原来多鲁美奇亚王国想用巨神兵烧光腐海,还人类一片自己的土地,再也不用戴着面罩呼吸。但风之谷的`人民极力反对。为了谷中人民,娜乌西卡自愿做人质和库夏娜等到培吉特。途中被炮艇击落。娜乌西卡从王虫口中得知阿斯贝鲁遇难,便救了他。他们随流沙到腐海海底。原来腐海在净化我们的空气。忽然,她获悉培吉特以一只小王虫为做诱导大群王虫到风之谷,于是娜乌西卡徒手与飞行机的乘组员对峙。她救出了王虫,把它还给了王虫群。雾慢慢散了,在平静下来的蓝色眼的王虫群里,满身疮痍的娜乌西卡躺在其中。王虫把触毛伸向娜乌西卡的身下将其慢慢抬起。四周都闪耀着光芒。光芒愈来愈强,娜乌西卡慢慢张开了眼睛。奇迹出现了,金黄色的草原朝着娜乌西卡走近。古老的预言成真——这个人,就应身着蓝衣,站立在金色的草原上…… 

  这部片长125分钟的影片向我们展示了许许多多的道理……  

  人类砍伐树木,污染环境。风之谷向我们展示了2030年的生活。如果照此下去,在2030年,我们也需要戴着面罩生活了。很早以前娜乌西卡发现,这些用从地下500公尺取出的水和干净无毒的土培养的植物,一株也没有散发出有毒的瘴气,即便是剧毒的腐砒草也开出了花朵。真正受污染的是空气和土地。我们别再污染土地了!  

  人类是否能和自然和谐相处,宫崎骏先生在《悬崖上的金鱼姬》《幽灵公主》《风の谷》等多部影片中反复强调,我们别再用双手把地球带向地狱。我们保护大自然,大自然也会回报我们。人与虫是能够在一个世界相处的。  

  本片塑造的几个人物也值得我们深思。  

  先说主人公娜乌西卡。娜乌西卡是个美丽,坚强,善良,睿智,活泼,大方,勇敢且武艺高超的少女。娜乌西卡拥有心灵感应的潜质。能读懂王虫的内心世界。她是将人们引向新世界的引路人。她是风之谷的英雄。她勇敢,能够领导整个谷。她富有爱心,那一只快僵硬的手,她说:“这是一只勤劳,善良,美丽的手。”她有智慧,有很大的心胸,值得每一个人学习。  

  再说阿斯贝鲁。阿斯贝鲁,我觉得他就是真正的王子,热血,冲动,单纯。作为贝吉特市的唯一的幸存者,他没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是单枪匹马的驾着炮艇冲向多鲁美其亚的飞行舰队,他敢一人挑战群虫。他敢单身一人留在土鬼的浮游炮艇里掩护娜乌西卡安全离开,只身一人进入修瓦之墓。这,就是一个王子应有的胆量。当然,他也不是粗心的傻小子(要不我怎样敢把标题写成这样呢)他也有王子一般的细心。在腐海底部他用自己的衣服盖在娜乌西卡的身上,还不忘用皮带枕在她的头下,还在她,的伤口上绑上了绷带,静静等待她醒来。呵!这就是一个王子应有的克制力和绅士度!这,就是阿斯贝鲁,一个真正的王子!  

  风之谷观后感(四):

  《风之谷》观后感

  观看宫崎骏的漫画电影,已经开始被一些困扰所纠缠,譬如习惯在片头寻找是否是宫崎骏的编剧,音乐是否会来自于久石让等,立刻让电影陷入一种类型的心理预备。在《風の谷のナウシカ〔风之谷〕》里先看到了“编曲久石让”,然后在片头才去体会电影音乐来自于一个交响乐团时的大气,眼睛比耳朵更加敏感—-这让过分自以为是的我很不快。同样,困扰的还有宫崎骏动画的一贯主题—-女孩作为人与自然战争时的调和,已知电影的“意图”后,便不容易进入电影。不耐种种困扰之后,本片其实能带给的发现不少。《UnderstandingMovies〔认识电影〕》在电影音乐的一节中,提出要分辨音乐的来源是电子音乐,小型乐团还是大型交响乐团,磅礴大气的久石让不给你这种可能。从节省电影的制作经费而言,电子音乐毫无疑问比录制乐团现场演奏要低廉,而小型乐团注定会比大型乐团费用要低,还未进入电影情节,久石让就已经用音乐震撼了观众,一段雄伟气势后仿佛置身于红白大战之59回的现场,他在现场指挥交响乐团,又或者是奥斯卡颁奖舞台之下,他戴着耳塞向电视镜头轻微示意。久石让自是有这样的魔力,观众以为是乐团在给本片配乐,但十分可能巧妇在为简易而丰盛之炊。一向雄壮的音乐那就应是进行曲,女孩在空中飞舞时的低低乐

  声,呈现了音乐婉转的力量,仿佛有怎样东西被从你心中抽走,留下了忧伤与哀思。那刻开始,观众把情感负担在女孩身上。日本上世纪50年代出现的水俣病,第一次把重金属污染水源和土地暴露在公共视野中,对于自然和环境的敬畏成为宫崎骏电影的主题(比较苦恼的问题)。在电影中探求人与自然的平衡相处,电影的主要情节具有“教育”功能,如此的设定对看电影的人而言有点难受。剧情是电影的重要部分,此刻资料始终被洞悉明了,动画电影只能带来除剧情之外的资料。《風の谷のナウシカ》按此刻眼光来看,很矫饰也很容易激起反感。过分完美,过分理想化的女孩,是现实社会想要但无法容忍的。她以血平息狐松鼠的暴戾的场景,有以身饲虎割肉喂鹰的宗教象征,能够被视为后面自我牺牲的一种铺垫,也容易被明白为情节传达了宫崎骏的禅。前者是电影前后呼应所务必的安排,后者容易陷入被吹毛求疵的困境。同样的情节,在女孩回想幼年保护王虫幼子的场景也存在。《StarshipTroopers〔星河战舰〕》已经告诉了这种巨型的虫族,在电影而非漫画中有多丑陋和危险。红色的绵软躯体,吸人脑髓,想一想都是一地鸡皮疙瘩的动物,即使是幼虫,估计是没有哪个小女孩会真正喜爱,但风之谷博爱的公主没有任何歧视。知易行难,对任何

  一个生命也要予以尊重及平等对待,但我怕“毛辣子”的感觉只会让我对其敬而远之,真正如本片主人公一样,用爱和带有献祭意味的牺牲,实在太难。现实的尺度评判电影人物的举止,有鸡蛋里挑骨头之嫌。女孩的每个举动都有电影脉络可寻得时候,便不会觉得太过突兀,编剧留意细致的安排,电影插叙和倒叙的交代,足够让柏拉图世界里的女孩不那么突兀而无法理解,有前因才有女孩对虫族善良的后果。透过完备情节来塑造人物性格,合理化人物举止,宫崎骏的编剧和他的导演才能同样出色。

【风之谷观后感】相关文章:

1.《风之谷》观后感

2.风之谷观后感(通用4篇)

3.风之谷观后感(精选5篇)

4.观后感

5.安家观后感

6.《书语者》观后感

7.《暖春》小学观后感

8.失孤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