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资料阅读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更新时间:2018-02-12 16:09 手机版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资料精选(1):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现在常常用“倒吃甘蔗”来形容事物“渐渐进入完美的状况”,就是从顾恺之这件趣事开始的。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这句话是从《明朝的那些事儿》里看到的。到网上查了一下发现原先是这样的:顾恺之是晋朝最著名的画家。顾恺之爱吃甘蔗。他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甘蔗尾吃起,慢慢才吃到甘蔗头。这正好和一般人的吃法相反。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吃,顾恺之回答说:“这样吃才能渐至佳境呀!”那里的“渐至佳境”,是指“越来越有味道”。[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这让我想起来有个朋友以前提出的吃葡萄是先从好的吃起还是先从不好的吃起。想想我吃葡萄的时候总是会先吃不好的,留着好的大的甜的最后吃,一向是这样。但当时她的结论却令我大惑不解,说这种吃法是悲观主义者,因为你吃到的葡萄都是手里最差的,而先从大的好的吃起的人,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每次吃到都是手里最好的葡萄。但此刻最后释然,为我的做法找到了个左证,竟找出跟我吃葡萄类似的吃法了,而且是个大名人,叫渐入佳境。其实这只是每个人的习惯而已,本也无可厚非。我骨子里可能自始至终都有先苦后甜的概念,把最完美的留到最后。

  资料精选(2):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看书时候看到这个理论,不知为何物,上网查阅解释如下:顾恺之是晋朝最著名的画家。顾恺之爱吃甘蔗。他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甘蔗尾吃起,慢慢才吃到甘蔗头。这正好和一般人的吃法相反。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吃,顾恺之回答说:“这样吃才能渐至佳境呀!”那里的“渐至佳境”,是指“越来越有味道”。看这解释,似乎吃甘蔗理论与吃葡萄理论很像哦,一串葡萄,有人从最好的一颗开始吃,吃的每一颗都是留下的葡萄中最好的;有的人从最差的一颗开始吃,吃的每一颗都是留下葡萄总最差的。按理就应是前一种吃葡萄的人是快乐的,后一种人该是悲哀的,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后一种人更能感受快乐,因为尽管心里感觉越来越好。说白了一句话:人乐于从穷过到富,无法忍受从富过到穷。

  资料精选(3):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关于顾恺之有一个他自己的理论,就是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什么是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呢

  其实顾恺之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吃甘蔗,但是他吃甘蔗的方法又与众不同。他每次吃甘蔗都是从甘蔗的尾部开始吃起,一口口慢慢吃到甘蔗头。没错,这就是他的奇怪的吃甘蔗方式。按正常状况来说,人们吃甘蔗都是从头吃到尾。对此,顾恺之还有自己的说法:之所以这么吃甘蔗,是想体验一种渐入佳境的感觉。

  那里的“渐至佳境”,是指“越来越有味道”。

  顾恺之三绝中的三绝是哪三绝

  答案是才绝、画绝、痴绝。

  才绝:顾恺之博学有才气。人们问他会稽山水是什么样的。一般人都简单的回答跟一般的山水一样。顾恺之说道:“千山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仿佛云兴霞蔚。”

  画绝:顾恺之最擅长的就是绘画,而且画得及其精妙,能够画出事物的灵魂,惟妙惟肖。

  “画山有灵,画人传神”,顾恺之有几个传世之作,那就是《洛神赋图》、《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堪称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资料精选(4):

  顾恺之,汉族、无锡人。顾恺之文学绘画方面功底都十分深厚,擅长写诗赋和书法,尤其和擅长画画。对于人像、佛像、山水等事物他都十分得精通,人们称他为三绝,分别是画绝、文绝和痴绝。顾恺之的绘画作品,主要注重于传神,他的绘画风格为中国的绘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中,《斫琴图》和《洛神赋图》是他最突出的代表作。

  《斫琴图》是宋代争先模仿的范本之一,又叫做《女史箴图》。这个图画虽然没有《洛神赋图》那样有名,也不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但是在绘画的风格上能够说是十分奇特的。此图是根据西晋政治家张华的《女史箴》来进行描绘,主要是赞扬了各代圣女的高尚的品德和主要的事迹,来告诫宫中的妇女要遵守礼节,主要自己道德的修养。这个观念也一向影响到民间,民间女子同样按照《女史箴》上面的规范来要求自己。

  《洛神赋图》是中国的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此画是以曹植的《洛神赋》为取材的资料,描述了一段主人公与洛神之间的感情故事。此卷一共分为三个部分,曲折又分明的情节来逐渐描绘出主人公与洛水大神的真诚纯真的唯美感情故事。展开画卷,看到主人公站在岸边表情十分凝重,一双眼睛痴痴地望着洛神。洛神梳着云髻,衣带随风飘扬,让她有一种宛如天仙的感觉。画中的洛神神态万千,目光中显露出不同的情感,显得格外的逼真。

  顾恺之痴绝是指什么

  东晋著名的画家顾恺之以前先后在大将军桓温、殷仲堪等人的手下当过参军,就是此刻的军事顾问,人们都明白他有三绝:才绝、画绝和痴绝。其中,他的痴绝又十分的出名,以前也是闹了不少的笑话。

  有一次,顾恺之与谢瞻一齐值夜班。在如此漫漫长夜中完全没有睡衣,披着衣服在院内散步,望着皎洁的月光,不由地开始诗兴大作,有感情地吟起诗来,隔着窗户的谢瞻听到后称赞了他几句。顾恺之得到了赞赏,于是就更加忘我地吟起诗来,一首又之后一首,谢瞻也一向称赞他。过了几个小时,谢瞻实在太困了,又不忍心扫他的诗兴,于是就让仆人陪着他,顾恺之居然没有意识到身边的人换了,还在那作诗,一向吟诗到了天亮。

  另外还有一件是桓温的儿子桓玄故意戏弄顾恺之的故事。民间有流传一个传说,知了在藏身的地方有一片叶子,因此鸟儿看不到了它了,这片树叶叫做“蝉翳叶”,如果谁用这片叶子遮住自己,别人就看不到了。有一天,桓玄拿着一片树叶给顾恺之,说:“这就是‘蝉翳叶’,送给你了。”顾恺之开心极了,接过树叶挡住自己的眼睛,桓玄故意假装看不见他,大声叫喊:“老师你去哪啦,我怎样看不见你了?”顾恺之相信了他的话。桓玄还对着他撒尿,顾恺之却很开心,以为是因为桓玄看不到他才把尿撒到自己的身上。之后,他把树叶留意地藏了起来。

  顾恺之是东晋时期的绘画大家,绘画理论家,诗人。以前担任过参军、散骑常侍等职位,出生在一个士族的家庭,多才多艺,擅长写诗作赋,很深厚的书法功底,尤其擅长与绘画,主要擅长画人物的肖像、山水和飞禽走兽等相关的题材。

  顾恺之的在画人物的时候个性主张要求人物传神的效果,重视眼睛在传神的体现,认为传神的写照正是在眼睛那部分中。他十分注意描绘人物的神情细节,从而来表现人物的状态,在画斐肖像的时候,在他的脸颊上添上了三笔,顿时人物肖像的神采焕发。

  顾恺之擅长用周围的环境来表现人物的性格和志趣等,比如在画谢鲲画像的时候,透过岩石和沟壑来突出了人物的性格和兴趣。他在画人物服装的时候运用游丝的描述手法,使得线条连绵不绝,就像是春蚕在吐丝,流水行地,十分自然跟流畅。

  顾恺之的作品并没有真迹流传在世上。流传到此刻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仁智图》等都是唐宋时期的摹本。顾恺之在绘画的理论上也有很大的成就,如今仍存在的有《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画云台山记》三篇画论。在画论中,他提出了“传神论”、“以形传神”等相关的论点,主张在绘画上要极力表现出人物的精神世界和人物性格特征等等,主张透过多绘画对象的观察、体验,透过联想的方式来把握人物内在的本质,从而使得人物在形态和神态上处于同一种状态。

  顾恺之的绘画作品十分多,比较有名的有《女史箴图》、《洛神赋图》等,都是之后用来模仿的作品,他的绘画理论著作有《魏晋胜流赞》、《论画》和《画云台山记》,为中国史上的绘画创作带给了深厚的知识基础。

  《女史箴图》原先是清代皇宫中的珍藏品,但在火烧圆明园的时候落到了英国人的手中。作品主要是根据晋代文学家张华《女史箴》为创作依据,主要是讲妇女如何修身养性,修养自己品德的文章。该作品根据文章的段落资料来分段进行创作,跟此刻的连环画有点相似。这幅作品十分注重人物内心精神世界的表达。之后人们把这种素净恬淡的线条,不加任何色彩的画法手法称之为“白描”。“白描”的画法也称为了绘画的基本功。

  如今所保存的《洛神赋图》是宋代的摹本,但仍然还保留着魏晋时期的画风,是最接近原作的作品。此图是依据曹植的《洛神赋》来表达作者与洛神之间唯美的感情故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发挥了他超高的想象力,十分有诗意的将原作的意境表现了出来。

  资料精选(5):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顾恺之三绝

  说到中国画,顾恺之是会被第一个提到的人物。

  他不仅仅擅长人物、肖像,而且山水、花卉、走兽、飞鸟、龙鱼、草木,样样精妙绝伦。那一支笔,像春蚕吐丝似的,开始于一画,界破了虚空,传神了山水、人物。演绎出万象之美。传世的顾恺之《洛神赋图》横卷,是以曹植所作《洛神赋》为题材的。有人说这幅横卷就是他的“真迹本”,也有人说不是,而是唐宋摹本。然而看那画,洛河神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风兮若流风之回雪”的秀丽形象真是栩栩如生。远望、近察,音容笑貌,宛在眼前。那一弯秀眉下的一双明眸,顾盼之间,能够让人读出她杨柳舞风一样的柔情绰态,听到她隔花莺啼似的娇滴滴的话语……击节之时,忽然想到这样一句话:“吾平生无此快也。”(黄庭坚语)顾恺之用的是“流水行地,纯任自然”的一种技法,遗憾的是我无生花妙笔,“不能够言语文字形容者”也。

  挥毫用墨之际,实践中的感性认识被不断总结、提炼,顾恺之又有《论画》《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等论画着作,成为我国最早的画学理论。

  顾恺之强调临摹,他认为只有透过临摹而能得到“用笔”、“设色”、“远近”、“布置”的技法。

  顾恺之强调构思,主张“一得之想”,“迁想妙得”,“神仪在心”,然后“巧密于精思”。

  顾恺之强调“以形写神”。认为“传神写照。尽在阿堵(眼睛)中。”此外,他还提出了“生气”、“奇变”、“天趣”等等画学主张……然而。个性让我击节赞叹的是,他综合绘事,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必贵观于明识”的观点。明识,即学识。画家,一个成功和有水平的画家。没有深厚的文化素养和识见作底子,是不可想象的。不然东涂西抹,为画画而画画,即使“三更灯火五更鸡”,其成就也是有限的。这些灼见,用现代绘画大师潘天寿先生的说法:“自晋迄今的诸大画家未能跳出他的范围一步。”

  然而,绘画又是顾恺之的“业余”。

  他的一生都在官场里浮沉。虽然仕途不畅且官职一向不高。

  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世人常称他为“顾虎头”。关于他的生卒时间。史籍缺载。有关专家考证,生年约在建元二年(公元三四四年)到永和二年(公元三四六年)之间,卒年约在义熙元年(公元四○五年)到三年(公元四○七年)之间。

  顾氏是昊郡太湖地区的望族。其祖上先后出仕孙昊和西晋政权。东晋南渡以后。建立了北方世家大族为主要支柱的新政权。一批又一批南来的“亡官失守之士,”虽“寄人国土”,却“多居显位”。而土生土长、士子风流的南方士族却得不到重用,生活在别人的屋檐之下。任人摆布,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是滋味。他们称北来之人为“诸伧”,骂他们占据要津,“妨我辈涂辙”,把南人升官发财的路径都给堵塞了。不平则鸣,铤而走险,以前“三定江南”的大地主周圮企图发动政变。事泄,郁郁而终。临死。还对儿子说:“杀我者,诸伧子,能复之,乃我子也。”(《晋书·周处传子圮附传》)。一股愤愤不平之气,连死都难以瞑目。

  随后,其子周勰秉承父志,纠集江东地主武装策划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他的族兄周续,在义兴率先举旗起兵;吴兴人徐馥,杀吴兴太守,呼啸山庄;孙皓族人孙侃起兵广德(今安徽广德东),风起水涌。但是由于东晋政权的分化、瓦解与武装镇压,这场武装叛乱最终归于失败。

  从此,东晋统治者学会了离间、收买和拉拢,由是,新政权获得江东土着士族大家的拥护、合作而日趋巩固。

  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里,顾恺之的祖父顾毗和父亲顾悦之,先后走进了东晋统治集团。其祖父曾任散骑常侍,后迁光禄卿;其父历任扬州别驾、尚书右丞。表面上看。他们的官都做得并不小,实质上却有职而无权。就像居室里摆放的“花瓶”,做做样貌而已。江南士族子弟常常有着一种失落感。有人甚至把一股无名火发泄到最先被北来世家大族拉拢的顾荣身上,说他“死有余罪”。咬牙切齿地要掘他的坟冢哩。

  然而,怨恨归怨恨,痛苦归痛苦,官还是不能不做的。

  “学而优则仕。”除此。难道还有什么“阳关道”正是这样一个与生俱来的仕途经济情结,顾恺之怀抱着一腔热情走进了大司马桓温的幕府,被桓温招为参军。那时。桓温坐镇荆州,兵强民富,“届天下之半。”此人既“挺雄豪之逸气”,又“韫文武之奇才”,被人目为“孙仲谋”一类的人物。不可一世的曹孟德曾言“生子当如孙仲谋”。同样,在顾恺之眼中,桓温也是不可一世之人。当年,他出兵伐蜀。三战三捷,一举收复四川,曾与幕府诸人历数古今成败由人,存亡系才之事。“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我想,必须让顾恺之钦佩得五体投地。所以,桓温病重身死之日,顾恺之也就如丧考妣了。

  顾恺之的艺术成就

  顾恺之是中国绘画历史上卓越的理论家,也是有名的大画家。他的绘画风格极其突出,有“顾家祥”的称号,同时也开创了“秀骨清像”的绘画风格。顾恺之具有现实主义的绘画精神和风格,是绘画历史上的大宗师,就像一颗灿烂无比的星星,永久照耀着中国的画坛。

  顾恺之所创作的人物,从人物的形态上来看,比较修长、清瘦、俊秀;从人物的精神和气质上来看又具有风度和才华。在绘画的用笔上,他主张细腻的“春蚕吐丝”的画法,线条大小均匀,粗细变化不大,线条又十分流畅,给人一种轻快、明朗的装饰效果,同时又相互联通、相互紧密联系的特点,让人看了感觉十分有故事感。顾恺之的绘画理论的主要观点是注意人物的神态,资料主要是包括对人物的性格的理解,甚至人物所处的社会地位等等,同时又提出要用形态来传达神韵,用联想的方式来进行描绘等观点,从这些方面来解决传神的问题。

  目前存在的顾恺之的作品有《女史箴图》的绢本,《洛神赋图》的绢本和《斫琴图》的绢本。所写的画论目前也仅存3篇,分别是《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和《论画》。

  顾恺之是中国古代十分杰出的画家之一,虽然他的原先的作品都已经流失,但是他的艺术成就仍然对后代有着深刻的影响,在我国的绘画史上的记载是不可能磨灭的。

  顾恺之山水画

  顾恺之出生在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在自然风景的熏陶与晋朝文人雅士风格的影响下,使得他对山水画有了更多的理解和体会。有人以前问他会稽山川的美貌,他用“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等词汇来描绘了会稽山川的壮丽和秀美。在当时对于风景美感的体验不只是顾恺之一个人,但把主观的体验转化成山水画的创造,他却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是根据《女史箴》来进行创作的,大部分是描述人物的特征和形象,单单在第3段的时候有山水画的影子,里面的山石占据了很大的一个篇幅。山间中有雉鸡在跳跃,有树丛的色彩点缀。在作画的画法上面,山的形势不断重叠,笔法中的山的形状有很大的变化,比起以往所画的山形画又有很大的进步。

  这幅画虽然没有脱离以人物为主题,但是能看出想要挣脱的痕迹。同时,它也表现出了东晋时期山水画的绘画特征,探索的状态虽然还只是初始的阶段,但是却又是山水画构成的很重要的阶段。同样它也表现出了顾恺之对山水画的绘画水平以及在人物画中山水画的发展趋势。

  他的人物画的山水画的趋势最明显是他所画的诗人谢鲲,用石头和泉水来表现出人物独特的形象和性格。这个特点可能是一种很弱的暗示,但是却有很深的意味,它能从中来表现出如何把人物画与山水画进行融合,从而使得让画家从人物形象向山水观点推移,最终构成独立的山水画。

  顾恺之洛神赋图

  《洛神赋图》是东晋画家顾恺之的作品,是以曹植的《洛神赋》一文为取材的依据,绘画出作者对洛水之神的爱慕之情,以及人与神不能连结的惆怅之情。绘画者将不同的情节放置在同一个画卷上,洛神与曹植反复出现了画卷中,以树林、山石、河流为主要的背景,将情节进行分割,同时又有相互连结的作用。

  顾恺之所画的《洛神赋图》虽然看起来像是人物画,但是仔细上不难发现实际上超多的情节都是由山水画来展开的。因为顾恺之是比较早就开始涉及山水画的创作和理论上的写意,所以我们能够看出这幅图中部分山水画的画法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性的艺术表现。从线条上来看,图中的线条十分有劲,表现力极强,色彩变化起伏不大,虽然结构比较单调,但是又极其富有装饰性的感觉。

  《洛神赋图》是取材于曹植的《洛神赋》一文。主要是讲述了主人公在经过洛水的时候,见到了洛水女神的感情故事。文章中的主人公虽然对洛水有着爱慕之情,但是因为残酷的现实,不得不选取离去的故事情节,充分表现了作者对现实的无奈和伤感。但是在图画中,顾恺之却将结局做了很大的修改,转成了一个让人欢喜的结局,主人公和洛水终成眷属,这也表现出绘画者对现实还是充满完美向往的。故事用连环画的方式呈此刻一幅画中,将一个传奇故事描绘的浪漫和感人。

  顾恺之作品

  《列女仁智图》是东晋顾恺之的作品之一,此作品为南宋的摹本。孙光禄大夫的《列女传》是《列女仁智图》的取材来源。全书主要是写妇女的道德行为给国家带来的影响和后果,分别有好和坏两个相反的道德方面来进行描述。此图就是摘取了其中的“仁德卷”来进行绘画创作。

  在《列女传》中的仁智卷一共有15个小故事,但是在《列女仁智图》中却只有7个故事是保存完整的,另外3个故事只保存了一半,还有其余的5个故事则全部已经遗失。在完整的故事中,能够看到主要有描绘到汉代时期男子和女子的穿衣制度,比如男子在头上要戴上进贤冠,身上要穿有曲线的大袖袍,腰上要佩戴绶带并且要挂上长剑;女子头上要梳着垂髾髻,身上要穿深色的衣服,眉毛的色彩要朱色,这是模仿赵飞燕的新妆,这些也能够体现出当时的穿衣风俗和穿衣习惯。又比如所乘坐的马车被称作是“轺车”,这也是汉代特有的规格。这些细节都描绘得十分到位并且没有错误,与出土的石像、壁画中所看到的景象都能够相互对应起来。

  据《汉书》上的记载,刘向向汉成帝上呈《列女传》的时候,还另外呈送了《列女颂图》,并且把这个画成一个屏风。在汉成帝的妃子班婕妤的诗中也以前提到过自己在宫中看到过《列女传》。并用其中的要求来告诫自己。

  东晋画家顾恺之

  顾恺之,字长康,小名为小虎子,晋陵无锡人,东晋时期著名的画家。顾恺之见多识广,才思广博,擅长写诗作赋和书法,尤其擅长绘画,主要精通画人物画和山水画。因为他有对文学和绘画方面有很高的成就,于是人们称他为画绝、文绝和痴绝。

  画家顾恺之出生在江南的一个士族的家庭,根据史料记载,顾恺之的先祖有多人在孙吴和西晋时期都当过官。顾恺之当官的路途并并不是个性顺利。最开始的时候,担任过参军的职位,在大司马死后,他又任命为刺史府的参军。直到晚年,他才进入朝廷担任散骑常侍,但是没过多久便去世了。

  顾恺之的官职虽然一向都不是很高,但是因为他在绘画和文学上的成就在当时还是具有很高的人气的。当时的人们都说顾恺之有三绝,就是痴绝、画绝和才绝。其中,痴绝就是指顾恺之的为人率真、幽默,并同时又有点痴呆的感觉。画绝就是指他在绘画上面的造诣,从而肯定了他的绘画功底十分了得。文绝是说他博学多才,十分擅长写诗作赋,在书法方面也十分精通。

  顾恺之流传在世间的文学作品并不是很多,主要能反映他的文学成就的就应是《观涛赋》和《筝赋》。他的绘画作品比较多,但是有很多都已经流失。顾恺之的绘画作品的题材十分广泛,不仅仅有人物画,世俗故事等,还有飞鸟走兽和山水绘画等。

  痴绝:顾恺之出生没多久,他的老妈就因为产后虚弱没有调理好,加之之前身体就比较弱,和顾恺之说拜拜了。待顾恺之长大一些,懂得老妈老爸的时候,看其他小朋友都有老妈,但是自己没有,就缠着他老爸问我什么自己没有妈妈。于是,顾恺之他老爸就告诉了他,他是有妈妈的,同时还说了一些关于妈妈爱顾恺之的话。但顾恺之并不满足,想明白自己的老妈长啥样。于是顾恺之的老爸就给他描述老妈的样貌,顾恺之就凭借老爸的描述,不断地给母亲画像。每次画好之后,他都要问老爸像不像,但是老爸总是肯定,但同时又表示遗憾,也就是说,顾恺之画得并不太像。但顾恺之不气馁,仍然画笔不辍,只到父亲两眼放光,说“像,像极了”,他才满意地放下画笔。他的母亲就这样在他的心里永生了。

  顾恺之的在画人物的时候个性主张要求人物传神的效果,重视眼睛在传神的体现,认为传神的写照正是在眼睛那部分中。他十分注意描绘人物的神情细节,从而来表现人物的状态,在画斐肖像的时候,在他的脸颊上添上了三笔,顿时人物肖像的神采焕发。

  顾恺之擅长用周围的环境来表现人物的性格和志趣等,比如在画谢鲲画像的时候,透过岩石和沟壑来突出了人物的性格和兴趣。他在画人物服装的时候运用游丝的描述手法,使得线条连绵不绝,就像是春蚕在吐丝,流水行地,十分自然跟流畅。

  顾恺之的作品并没有真迹流传在世上。流传到此刻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仁智图》等都是唐宋时期的摹本。顾恺之在绘画的理论上也有很大的成就,如今仍存在的有《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画云台山记》三篇画论。在画论中,他提出了“传神论”、“以形传神”等相关的论点,主张在绘画上要极力表现出人物的精神世界和人物性格特征等等,主张透过多绘画对象的观察、体验,透过联想的方式来把握人物内在的本质,从而使得人物在形态和神态上处于同一种状态。

  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是什么

  顾恺之是东晋时期的人,有很大的才艺,不仅仅能作诗写赋,而且他的字也写的个性漂亮,尤其很擅长绘画,精通于画山水画和人物画,是当时有名的画家。他的为人豪爽大方,又极其幽默,同时又有点痴呆,因此人们称他为“痴绝”。那里要讲一个关于他吃甘蔗的故事。

  有一天,顾恺之跟着桓温去江陵进行视察,当地的官员来拜见桓温,另外还带来了当地的特产甘蔗。桓温见了十分开心,说:“那里的甘蔗是十分有名的阿,大家有幸能够尝一尝。”于是,大家听了都开始吃起了甘蔗,并且不断夸赞甘蔗很甜很好吃。

  唯独只有顾恺之一人出神地望着江面没有心思去拿甘蔗。桓温见他出神,于是就故意挑了一个很长的甘蔗,把甘蔗尖头给了顾恺之,顾恺之也没注意,就开始啃了起来。桓温看到顾恺之的吃相,笑了起来,说:“甘蔗甜吗”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说:“我们的甘蔗可甜了,不明白顾参军的甘蔗如何”这时,顾恺之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己吃的是一根甘蔗的尖头,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嘲笑自己。他顺手举起甘蔗,说:“你们根本不懂得如何吃甘蔗,吃甘蔗但是有很大的讲究的。”大家看他这么认真回答,笑着说:“那你说怎样个讲究法”顾恺之说:“你们一开始就吃这么甜的部分,之后就越吃越不甜,最后就反胃了。而我从尖子开始吃起,到最后越来越甜,这就叫做‘渐入佳境’。”

  东晋画家顾恺之

  顾恺之,字长康,小名为小虎子,晋陵无锡人,东晋时期著名的画家。顾恺之见多识广,才思广博,擅长写诗作赋和书法,尤其擅长绘画,主要精通画人物画和山水画。因为他有对文学和绘画方面有很高的成就,于是人们称他为画绝、文绝和痴绝。

  画家顾恺之出生在江南的一个士族的家庭,根据史料记载,顾恺之的先祖有多人在孙吴和西晋时期都当过官。顾恺之当官的路途并并不是个性顺利。最开始的时候,担任过参军的职位,在大司马死后,他又任命为刺史府的参军。直到晚年,他才进入朝廷担任散骑常侍,但是没过多久便去世了。

  顾恺之的官职虽然一向都不是很高,但是因为他在绘画和文学上的成就在当时还是具有很高的人气的。当时的人们都说顾恺之有三绝,就是痴绝、画绝和才绝。其中,痴绝就是指顾恺之的为人率真、幽默,并同时又有点痴呆的感觉。画绝就是指他在绘画上面的造诣,从而肯定了他的绘画功底十分了得。文绝是说他博学多才,十分擅长写诗作赋,在书法方面也十分精通。

  顾恺之流传在世间的文学作品并不是很多,主要能反映他的文学成就的就应是《观涛赋》和《筝赋》。他的绘画作品比较多,但是有很多都已经流失。顾恺之的绘画作品的题材十分广泛,不仅仅有人物画,世俗故事等,还有飞鸟走兽和山水绘画等。

  顾恺之洛神赋图

  《洛神赋图》是东晋画家顾恺之的作品,是以曹植的《洛神赋》一文为取材的依据,绘画出作者对洛水之神的爱慕之情,以及人与神不能连结的惆怅之情。绘画者将不同的情节放置在同一个画卷上,洛神与曹植反复出现了画卷中,以树林、山石、河流为主要的背景,将情节进行分割,同时又有相互连结的作用。

  顾恺之所画的《洛神赋图》虽然看起来像是人物画,但是仔细上不难发现实际上超多的情节都是由山水画来展开的。因为顾恺之是比较早就开始涉及山水画的创作和理论上的写意,所以我们能够看出这幅图中部分山水画的画法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性的艺术表现。从线条上来看,图中的线条十分有劲,表现力极强,色彩变化起伏不大,虽然结构比较单调,但是又极其富有装饰性的感觉。

  《洛神赋图》是取材于曹植的《洛神赋》一文。主要是讲述了主人公在经过洛水的时候,见到了洛水女神的感情故事。文章中的主人公虽然对洛水有着爱慕之情,但是因为残酷的现实,不得不选取离去的故事情节,充分表现了作者对现实的无奈和伤感。但是在图画中,顾恺之却将结局做了很大的修改,转成了一个让人欢喜的结局,主人公和洛水终成眷属,这也表现出绘画者对现实还是充满完美向往的。故事用连环画的方式呈此刻一幅画中,将一个传奇故事描绘的浪漫和感人。

本页面《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顾恺之吃甘蔗的理论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zhuanti/ziliao/43439.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