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

试题答案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

更新时间:2017-12-07 09:17 手机版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

  试题: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

  选项A、强国之路

  选项B、立国之本

  选项C、富民之道

  答案:[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B、立国之本

  解析:

  党章关于四项基本原则的表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相关题目】

  党章《总纲》指出,坚持()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选项A、社会主义道路

  选项B、改革开放

  选项C、四项基本原则

  选项D、马克思主义指导

  答案:C

  【相关阅读】

  四项基本原则的指导好处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现阶段中国的改革与发展有着深刻的指导好处:四项基本原则发挥了立国之本的作用。四项基本原则提出后,先后被载入党章和宪法,成为全党全国人民务必遵循的基本准则。党的十四大修改透过的党章明确强调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的立国之本”。“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务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党一贯坚持的,它是中国人民长期流血奋斗取得的历史经验,是党和国家团结、稳定、发展、进步的最重要政治基础。

  四项基本原则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正确方向。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就是透过改革开放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确保社会主义方向,务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可动摇。邓小平指出:中国“在四个现代化前面有'社会主义’四个字,叫'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中国透过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为了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而不是损害和背离社会主义;是为了改善和加强党的领导,而不是削弱和否定党的领导;是为了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而不是动摇这个政权。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立国的根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坚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

  四项基本原则保证了国家和社会发展的稳定。邓小平指出,“不认真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不能持续安定团结的局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全党就有一个明确的政治方向,全国各族人民就有一个团结凝聚的核心,一切活动和工作就能在必须的法制和规范的范围内进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稳定有利,对大局有利,对人民有利,也对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有利。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中国需要这样的一个政治基础。四项基本原则来源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实践,也必然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充实。邓小平指出:“这四项基本原则并不是新的东西,是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所一贯坚持的”。

  四项基本原则的具体表现

  邓小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发展几十年来的革命实践证明,邓小平同志不愧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领导人,他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原则,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系列观点和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新的历史时期继承和发展。他的思想有的直接体此刻他的著作、报告和讲话中,有的体此刻他亲自领导下中国党所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上。如《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就是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具体化。党的十二大、十三大报告,都是邓小平同志的光辉思想和党中央群众智慧的结晶。

  (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命题本身就丰富和发展了社会主义多样性的理论。

  邓小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本身包括两方面,一方面,它是社会主义;另一方面,这个社会主义不是一般的抽象的社会主义,而是活生生的带有中国特色的。也就是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社会主义理论的实际应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这是马克思、恩格斯早就提出的。但在他们的时代,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制度毕竟还是没有变成现实。列宁领导的俄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曾提出:一切民族都将走到社会主义,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切民族的走法都不完全一样。在东方那些人口无比众多、社会状况无比复杂的国家里,今后的革命无疑比俄国的革命带有更多的特色。但是,社会主义在苏联建立以后长时期内,却出现了认为社会主义只有一种模式,苏联模式是唯一标准模式的僵化认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包括中国在内,基本上都是照搬苏联模式,照抄苏联经验;有的国家开始探索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实际相结合,走适合自己的建设道路,则被视为异端,遭到不公正的批判和否定。但是,各国历史条件不同,只要是真正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具体实践相结合,或迟或早地必然会出现社会主义的多样性,

  也就是各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提出,本身就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多样性理论,而且必将鼓舞和推动各国人民在探索走适合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建设,具有更多的各自特色。

  (二)建设社会主义务必根据本国国情,走自己的路。

  这是中国共产党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也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在中国的深化和发展。这个科学结论的重大好处在于,它把中国党一贯倡导的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实实在在地变成了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从而找到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开辟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这个结论无疑也具有普遍性的好处。因为,社会主义建设到这天这个时候,各国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者,已经普遍地认识到,照搬照抄别国模式,别国经验,而不是把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创造性地运用于本国实际,开辟自己独具特色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所以,“建设社会主义务必根据本国国情,走自己的路”,这个结论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也是社会主义各国从各自的历史经验中得出的共同结论,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代社会主义建设问题上的具有普遍好处的新论断。

  (三)在经济文化落后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务必有一个很长的初级阶段。

  这更鲜明地反映中国党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学说的伟大贡献。大家明白,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社会发展阶段曾明确提出过共产主义两个阶段学说,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和“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但他们没有也不可能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概念。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列宁尽管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作了一些探索,但他仍然未提出和分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列宁逝世后,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及其领导人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认识和实践,尽管不尽相同,但共同特点都把社会主义阶段看成是一个短暂的阶段,对目前所处的社会主义发展阶段,普遍是脱离实际,估计偏高,都犯了一种“左”的错误。因而,影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发展。在中国,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了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时期。这是中国党对中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认识由盲目转入自觉的时期。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不久,针对再次出现的冒进倾向,邓小平同志指出:底子薄,人口多,80%是农民,这个现实状况就应是中国制定建设蓝图的出发点。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透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中国

  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之后1982年9月,中国党再一次把“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此刻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的论断写进了党的十二大报告里。1986年9月,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透过的《关于社会主义精神礼貌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重申这一科学论断,并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结构和精神礼貌特点作了分析后指出:“中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但务必实行按劳分配,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和竞争,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还要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在共同富裕的目标下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全民范围的道德建设,就应当肯定由此而来的人们在分配方面的合理差别,同时鼓励人们发扬国家利益、群众利益、个人利益相结合的社会主义群众主义精神,发展顾全大局,诚实守信、互相友爱和扶贫济困的精神。”1987年10月,党的十三大报告对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的含义、历史前提、基本特征、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基本路线,等等,进行全面、系统、深刻的科学论述,它不仅仅证明中国对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阶段学说的重大发展,而且也是中国党社会主义建设理论趋向成熟的标志。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是中国党针对中国国情而提出来的,但它对经济文化落后的

  国家,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仍有普遍好处。

  (四)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和市场相结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这是对马克思主义商品经济理论一大发展。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在多数礼貌国家取得胜利后,全国一切生产资料直接归全社会占有,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将不复存在了。列宁斯大林在十月革命胜利前,也持有相同的观点。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解决了过渡时期是否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问题。但是,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是否还要保留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价值规律是否还起作用?这个问题,列宁还没来得及解决就谢世了。在很长时间内,苏联理论界相当多的人一向持否定态度。直到1952年,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作了总结和概括,在理论上才前进一步。斯大林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存在着生产资料两种公有制,必然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不是通常的商品生产,而是特种的商品生产,它和“货币经济”一齐为共同发展和巩固社会主义生产事业服务;价值规律在流通领域里起调节作用,在生产领域内只起影响作用;消费品是商品,生产资料不是商品,等等。这些论述,对否定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存在无疑是一大进步,但是,斯大林这一理论是很不彻底的。他不承认生产资料也是商品,不承认价值规律在生产领域也起调节作用,尤其是没有把商品经济看作是

  社会主义经济所固有的东西,而仍然把商品经济看作是和社会主义经济不相容的东西,把社会主义看成带有商品经济外壳的产品经济,仍然没有摆脱商品经济和计划经济相对立的传统观念。斯大林这些观点,不仅仅在苏联,而且在许多社会主义国家都有深刻的影响。新中国建国以后,中国在对商品经济理论的认识上,尽管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但在总的框架上基本上是沿袭斯大林的观点。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党认真总结中国建国30多年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和吸收中国经济学界有关科研成果,从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作出了重大突破。1981年10月,党的十三大报告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这是中国党对社会主义经济作出的科学概括,是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理论依据。”

  (五)改革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对外开放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要条件。

  在马克思主义已有的文献中,社会主义社会需要不断改革,社会主义建设需要对外开放,这样的原则是有的。但是把改革、开放提到这样的高度,尤其是把它们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联系起来,正如邓小平所说,这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里是没有的,完全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创造,是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的一个重大贡献。

  (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同坚持改革开放的总方针这两个基本点相互结合、缺一不可。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并不是新的东西,是中国党长期以来所一贯坚持的原则,但是,把这四项原则概括为中国在思想政治上务必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却是第一次,是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3月30日一次会议讲话中明确提出来的。他说:中国要在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务必在思想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第一次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并把它作为立国之本,这是中国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一大贡献。第二,改革开放是中国党的路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新发展。改革开放是党的新时期的总方针。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正是这个总方针,才赋予四项基本原则以新的时代资料,使中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历史显示出重要的阶段性:在此之前,中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以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传统理解为前提的,是在缺乏活力的旧的经济政治体制下坚持的;在此之后,中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则是以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贴合时代实际的创造性理解为前提的,是在逐步构成充满活力的新的经济政治体制的过程中坚持的。第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坚持改革开放的总方针是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主要资料。坚持两个基本点目的是为了发展生产

  力。在当代中国,只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才能保证生产力的发展。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进一步解放仍然受到束缚的生产力,促进生产力迅速发展。为了迅速发展生产力,两个基本点务必同时坚持,缺一不可。两个基本点互相结合,互相贯通,两者统一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实践。缺少了哪一个中国也建设不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坚持改革开放,都务必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为中心,而不能离开这个中心,更不能干扰这个中心。第四,坚持两个基本点是中国排除“左”右两种错误倾向的强大思想武器。坚持两个基本点,一方面批判来自左的僵化的方应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曲解和对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的总方针的攻击;另一方面能够抵制和批判来自右的方面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和歪曲改革开放的错误思潮。但从历史和现实以及社会主义主要矛盾来看,主要危险是“左”。右能够丢弃社会主义,“左”同样也能够丢弃社会主义。

本页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zhuanti/daan/42289.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