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去兰州

游后感

二去兰州

更新时间:2017-09-22 19:58 手机版

二去兰州

  我乘座北京到兰州市的飞机,经过两小时的航行,最后降落在兰州机场。因为天气的关系,我在飞机里整整坐了三个半小时,前面的一个半小时,飞机没有起飞,我美美地睡了一个半小时。飞机起飞后,乘务员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因为气流,飞机颠簸的很厉害,直叫人头晕恶心。九点五十,飞机最后降落在兰州机场。出了机场,我随着接我的旅游局杨局长一行在高速公路行驶了两小时后进入美丽的兰州市区。

  这是我生平第二次来兰州,第一次是七零年的冬天,那时候父亲刚被释放,恢复工作还没有上任,记得那时候的冬天才叫寒冬腊月,北风萧萧,内蒙古平均都是零下二十九度以上,当时冬天我们学校都放寒假了,母亲在文化大革命被开除后重新工作。父亲那个时刻是我一生中看见他老人家最高兴的时候,当组织批准他能够回老家探亲的那一刻起,父亲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仿佛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的屈辱,一夜之间荡然无存。他老人家又刮胡子又理发,借了200元钱,因为平反后还没有返还被冻结的工资,小老头天生爱干净,军人出身的他干什么都雷厉风行,匆匆忙忙准备着给老家的哥哥弟弟拿东西。可惜那个年代,整个国家都很萧条,只有全国粮票和布票比较吃香,母亲把攒了几年的粮票和布票除了给全家人做了过年的衣服外,剩余的全部给了父亲,父亲拿了以后,紧紧地放到了内衣口袋里,高兴地乐不颠儿乐不颠儿的,走路跟小跑似的,十分阳光。

  父亲的人缘十分好,无论是煤矿的工人,还是呼市运输公司的车队,对父亲都十分尊重。明白父亲平反回老家,纷纷前来道喜,还有不少司机,给父亲送鸡蛋、粮票、布票,家里每一天朋友络绎不绝。父母亲带了一些内蒙土特产,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全家人带着喜悦、带着梦幻、带着好奇第一次跟着父亲回到阔别二十年的老家宝鸡市。我们先坐着汽车到了乌海,又从乌海坐火车到了名城兰州,一家人欢乐无比。父亲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也是我心中的神,那时,只要他高兴,我们都高兴。父亲本人十分的善良,性格开朗乐观,为人大方,个性喜欢帮忙别人,深得亲朋好友的尊重。他在我的眼里就是天、就是唯一。到了兰州,天才蒙蒙亮。那时的兰州在我的眼里,就是大城市。宽宽的水泥街道,平坦的马路,天气也不太冷。[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出了火车站,父亲乐呵呵的说:“孩子们,这天爸爸领你们吃那里最有名的兰州拉面。”那是我第一次吃拉面,听了十分的高兴。跟着父亲进了一家饭馆,父亲给我们一人要了一碗拉面,我只记得汤很清,面很细,不像内蒙的面条,放土豆,放肉,放酱油。这碗面看着不诱人,但吃起来却是鲜美无比。看着父亲在面里放了许多辣椒,一碗红红的汤,让他老人家容光焕发,我当时真纳闷儿,那么辣的面父亲怎样咽得下去。但他老人家却吃的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四十二年了过去了,在我记忆中的兰州,当年的房子是灰色的,街道是灰色的,墙上的革命标语还在鲜红夺目,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树是干枯的。朦朦胧胧的冬天,飘着片片雪花,大街小巷格外宁静,只有大喇叭里,播音员通报着祖国形势一片大好的朗朗声不断。吃完热乎乎的拉面,我们兴高采烈跟着父母逛街,第一次坐上了公共汽车,那种兴奋无法用语言来表述。我们逛商店,看大桥,整整转了一天。母亲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糕点,晚上最后登上了开往宝鸡的列车。

  如今的兰州市变化十分大,一条弯曲的黄河横跨在市中央,大桥雄伟壮观,两岸风景秀丽,四面环山,山上翠绿盎然,别具一格的楼房高耸云端。兰州市的绿化十分好,灌木成林,绿树成荫,草坪内鲜花灿烂,气候温和适中,十分美丽。夜晚,和朋友们吃完饭,散步回宾馆,遥望天空,其间,隐约有明亮的东西在闪烁,我觉得那颗璀璨的星星就是我的父亲。他在另一个世界,仿佛在说,女儿,再吃一碗拉面吧。为此,第二天早晨,在我离开兰州市之前,我又一次去吃了正宗的兰州拉面。此刻的拉面很讲究了,有鸡蛋,有牛肉,还有许多小菜。但是,不知为什么,没有吃出当年的味道。可能是因为父亲不在身旁的缘故吧。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坐在车里面,无限斑斓仍仓促如昨日地从身旁的车外匆匆滑过。人生亦如此,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没记得做过什么,也不明白此刻该做什么,只是疲惫时,总是想着父亲,念着父亲。父亲此刻虽然与我天各一方,但是他在兰州吃拉面的那个情景至今让我历历在目,永生难忘。父亲啊,您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我心中的神。兰州,美丽的城市,永远是我心中的梦。

深度阅读

主题文章

本页面《二去兰州》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二去兰州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youhougan/40880.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