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山掠影

游后感

布袋山掠影

更新时间:2016-01-07 10:52 手机版

布袋山掠影

  自屿头乡政府所在地沙滩村沿柔极溪至布袋山景区段,我此前从未驶过,很是陌生,此时已是晚上六点多钟,初冬的夜漆黑一片,山道并无路灯,虽路边不时略过一两个村庄,灯火也很稀疏,好在同行小友到过布袋山十余次,有她指路,倒也不心慌。

  继续行进,车到布袋山脚,天开始下起毛毛细雨,转入上山的盘山路,海拔开始抬升,路只够两车交汇的宽度,而车灯照耀下的山路,由于视觉误差,在我看来只能单车通行,其实这一路上也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在彳亍而行。我留意开车,双目只能顾及车前灯光所及一丈来远的地方,夜幕笼罩下的四周山野,看不见任何东西,而山中的生灵们可能都已睡去,很是寂静。我们在马达的轰鸣中盘旋上升,记不清拐过了多少个180度的大转弯,而转弯处常见一堆乱石在路旁,该是早先塌方留下的遗迹,是自然力的杰作,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同车小友也开始有些心焦,不停叨念“到哪了,到哪了”。最后,前面山路旁出现了一盏灯光,那是布袋坑村口唯一的路灯,我们在村口的一块空地上停车,然后借着路边人家窗户里透出的一丝亮光,摸索着前进,大约走了一百来米,看见了“布袋山庄”的招牌,这是我们这晚的落脚地。[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顺着灯光和酒菜混合着的香味指引,我们走进山庄的餐厅,只见两张桌上的杯盘已经显得凌乱和狼藉,桌旁的人们,有的在引颈朗诵,有的在侧耳倾听,有的在低头沉思,有的在鼓掌喝彩,还有的在碰杯畅饮。原来,一众文友已经酒足饭饱,乘着酒兴在朗读诗文、交流心得。见我们进来,有人向我们打招呼,山庄主人黄先生立刻站起迎了过来。黄先生是黄岩西乡屿头人,布袋山景区开发投资商,与南宋大儒黄超然同姓。

  说起黄超然,字立道,号寿云,屿头人,以前在屿头办过柔川书院,自黄超然以后,黄姓成为黄岩西乡望族大姓。因此,我据此猜测,这位黄先生该是黄超然后人。而柔川书院与布袋山近在咫尺,以黄超然的学问修养,在教书育人与做学问之余,定会常到布袋山赏景吟咏,如今其后人开发布袋山旅游,亦是文化产业,雅事一桩,算是继承祖上衣钵。劲舞团名字大全

  早已经饿了,落座后我们也顾不得别人的精彩表演,赶紧狼吞虎咽起来。当有人给我们敬酒时,才借机环视在座各位,认识的有三五位,大多是不认识的。由于我是之后者,彼此一番互相说,互相敬酒,很快,约一斤多山里乡民自酿的土制“黄衣曲酒”就被灌下肚去,不胜酒力的我开始昏昏然了。幸好,这时节目表演与饭局结束,我赶紧逃进客房躺倒,一忽儿,布袋山已入我的梦乡里来。

  布袋山,东距黄岩城区40公里,居于长潭水库和括苍山米筛浪之间,南北鸟瞰,呈倒挂的布袋形状,海拔在237——1080米之间,由山水画廊、古村落布袋坑村、布袋溪、弥勒谷等景区组成。布袋坑村位于“廊、溪、谷”三处衔接点上,海拔510米。据说,那里岭峻峰险,峡谷搂村;那里林密瀑扬,彩虹纷呈;那里激流勇进,心惊魄动;那里明月唱蝉,溪鱼悠然;那里千年古村,田园牧歌、、、、、、

  当第一缕的晨曦透过层层雨雾照进山庄的窗户前,我早已从睡梦中醒来。因中午将有客人来访,上午我就得下山,而对于神交已久的布袋山,就这样近距离地出此刻我眼前,岂能不抓住机会亲近一番。于是,我步出山庄,迈向穿村而过的布袋溪边。爱情古语

  布袋溪是柔极溪的支流,她从布袋山的深处走来,犹如瑶池边九天仙女的裙带,失落在这大山里,飘飘忽忽,蜿蜒曲折,而溪水清澈洁白,时而默默流淌,时而奔腾跳跃。位于村中这段溪流平缓,流水潺潺。灰墙黛瓦的畚斗楼沿溪岸顺势而建,和谐自然。

  我沿着岸边的石级小径缓缓而行,出村口不远,一座红瓦黄墙的建筑在竹林的掩映下出此刻溪边,这就是弥勒寺,也许这是布袋山与布袋和尚——弥勒佛传说之间文化联系的证明之一。弥勒寺依山傍溪而建,只有一间大殿和一间偏房,大殿中供着“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的弥勒佛,佛像前,一位老太太已经在烧香诵经了,我在大殿外静静地站了一会,没有打扰她祈福。

  步出弥勒寺,继续沿着溪岸前行,前面一堵水坝拦起了一泓清水,坝前有一座廊桥,可供人休息,湖岸边的标志显示“鼎湖秀色”。湖岸两侧大片大片的毛竹林倒映在水中,水上水下的近竹、远山、廊桥、屋檐,组合成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

  走过水坝,溪流陡然变急。溪水向下飞泻,我则沿着溪岸右侧的小道向着山上漫步,溪流与我渐行渐远。转过一处山头,视线豁然开朗,远处大片的山谷尽在一望中,从山谷中渐渐升腾起大片的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浓,如同铺开一张厚大的棉絮,又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低一点的山头已经被淹没在雾霭里。此时,我所处的地方,感觉也有雾气逼近,头上身上沾上许多水珠。而四周旷野,除了偶尔一两声鸟啾虫鸣,寂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一路赏景,一路凝思,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大丛芦苇盖过头顶的小径处,芦丛已渐枯,芦花在飘落,跌进尘埃里。这是生命的轮回,回归泥土,是所有生命的必然,来年春天,自有芦芽再破土。此景让我记起了17世纪法国天才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尔以前说过的话:“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人的生命如芦苇般脆弱而优美,心灵却能够如芦苇般强大。”我看了看时刻,已是早上八点,于是就此往回走。

  回到村口的景区指示牌前,我记下了弥勒朝圣、桃源人家、鼎湖秀色、廊桥惠风、老僧听泉、飞阁流丹、九天凝碧、苍山云影、牯潭秋月、双龙戏瀑、雄狮护古等一连串的景点名称。早餐后,我们就下山了,虽然这流光掠影般的匆匆一瞥,布袋山那躲藏在浓雾中的婀娜倩影,已深深留在我的脑海里。

  布袋山,我还会再来的,下次定要揭开你的面纱,一睹你的芳容。

深度阅读

本页面《布袋山掠影》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布袋山掠影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youhougan/15024.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