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我妈不是女神,只是普通女人亲情美文

美文欣赏

我妈不是女神,只是普通女人亲情美文

更新时间:2019-07-12 04:53 手机版

我妈不是女神,只是普通女人亲情美文

  作为一个写作者,写人的文字,我有很多;被我专题写过的人,也很多。可,我从没有写过我的妈妈。无数次,当我提笔欲写妈妈,思绪就像鱼儿跃入大海,在激越的情感浪涛中沉醉,翻滚 ,理不清,跳不出。今天,是母亲节,缕缕康乃馨的馨香,钻入鼻孔,与我头脑里的千思万慨,汇成一条感恩妈妈的河,通过指尖,在电脑键盘上飞跃,流淌在文档里……

  远观我的妈妈,有点丑 ,她的背微驼,脸上的皮肤黝黑粗糙,眼角沟壑纵横;细瞧,其实她很美,她的五官端正,眉慈目善,嘴角常漾着笑。记得,那时我童年。我奶奶常说,我妈是个可怜的孩子,出生在旧社会的一个贫困家庭里,有读书的慧根,却没有上学的条件;由于外婆离世早,她十四岁开始靠帮地主家做手工活养活自己。可在我眼里,我妈是女神,她既漂亮,又无所不能似的。

  彼时,妈妈头发乌黑,身材高挑,声音清悦柔和。她担任村妇女主任。我们村人口密度较大,大家集居而居。邻里间,妯娌们的斗嘴、矛盾,常常像戏剧般在日常生活中上演。但,不管剧情进行得多么激烈,主人公的情绪多么高扬,只要我妈妈春风般的笑脸出现,温软的话语响起 ,闹剧就会渐渐平息,甚至可能变成喜剧。例如,有一次,刘婶和李姨口舌大战,原由是刘婶家的一只母鸡蹲在李姨家的鸡窝里下蛋。刘婶误认为李姨拐偷了刘婶家的鸡和蛋。经我妈调查了解,其实李姨并不知道刘婶家的鸡在自家鸡窝下蛋。鸡无知而人有情。在我妈的耐心协调下,刘婶愿意腾出鸡窝,让李姨家的鸡下蛋;李姨自愿分一部分鸡蛋给刘婶作为酬谢。看到母鸡下蛋的闹剧皆大欢喜地落下帷幕,我仿佛看到妈妈身上闪着神奇的协和之功。

  江南的气候四季分明。冬天的早晨,雪花如雪白的棉球,从天空降落,铺在我们院子里,仿如厚厚的棉絮;长长的冰凌像银剑,垂挂在屋檐下,闪着寒光。妈妈早早起床,生好了火炉。当我睁开惺忪睡眼,妈妈已拿着在火炉上烘得暖暖的棉袄,穿在我身上;厨房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喷着香,等候我们的嘴大快朵颐;夏天的夜晚,气温很高,微风摇曳着青青的树叶,萤火虫提着灯笼轻歌曼舞,妈妈一只手抱我入怀,一只手揺着蒲扇,我枕着温软凉爽进入甜甜的梦乡。在我小小的心里,冬天如一首情诗,美丽而温暖;夏天是一首歌,美妙而浪漫……

  中考那年,我的成绩总分恰恰只达到县重点高中分数线。那年代,大学录取率只有百分之一,很多考取高中的农村孩子都自愿放弃上高中,早早回家务农,减轻家庭负担。那时我家的经济也拮据,我沮丧地对正在厨房洗碗的妈妈说:“妈,我不读高中了,反正读了也考不上大学,还不如在家帮您分担家务。”妈妈的手泡在满是油渍的水中,语重心长地说:“傻孩子,读书不是为得到一个学历,而是为学到更多的知识。知识是力量,是财富,你可要珍惜青春年华,好好学习哦!”就这样,我又走进了丰富多彩的校园,尽情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

  后来,我长大了,恋爱了。我心爱的他深情款款地对说,喜欢我身上散发着公主般优雅的气质。我诧异。 因为我知道,我既没有公主的身份和地位,也没有公主的天生丽质。瞬间,我幡然顿悟,因为,我有一个女神妈妈,她给了我所有我所想所需的,让我恰似公主,生活无忧无虑,幸福惬意……

  现在,我的妈妈已耄耋之年了。趁春光明媚,我捧着一束康乃馨来到娘家。妈妈和怀抱着婴儿的侄女洋洋坐在哥哥家的院子里晒太阳。洋洋是回娘家“走满月”(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在婆家修养一个月后,带着新生儿回到娘家,与家人团聚)的。看着婴孩可爱的小脸,我微笑着道贺洋洋:“恭喜你成了幸福的妈妈哦。”洋洋生性好动,性格外向。她竟满脸辛酸地答:“我是辛苦的妈妈,不说别的,就是坐这一个月的月子,既不能出去玩,又不能吃喜欢吃的,天天躺在床上困在家中,比蹲监还难受,那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呸,呸!不准说不吉利的话。你才生一个孩子,哪这么苦逼呢?我生了五个孩子,养得个个玉树临风似的,仍活得好好的耶。”妈妈认为洋洋说了不祥的话,赶紧用吉祥话堵住孙女刚说的话。我把康乃馨递给妈妈,说:“祝您母亲节快乐!”妈妈伸出曾因过度劳作而皮肤裂纹密布的枯瘦的手,接过花,幽默地说:“还献花呢,我又不是女神,我只是普通女人,做的都是该做的事。”

  康乃馨的芬芳弥漫。我无语。矗立我们身旁的一棵枝繁叶茂的樟树也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