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江南

美文欣赏

几度江南

更新时间:2017-09-06 11:55 手机版

几度江南

  光阴是酒,醉了来人。流年似水,泻了风尘。

  几度江南,一任流年。

  春雨夏荷,秋枫冬梅;楼船亭轩,烟云平湖……对于江南,随便几个词,就让我这个西北来人,心起波澜。[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一指流年,半篇诗醉。大约所有关于江南的温婉故事,都少不了几笺诗行,几阕词篇。

  (一)夏初临

  氲水腾烟鱼懒游,蒸暑蜷叶疑病柳。

  鸣蛙聒蝉噪声久,灼体倦驱软汗流。

  初到姑苏,时值仲夏,最大的感觉,就是热。无论白天昼夜,不管是静坐着还是运动着,总会有汗滴自身体里渗出,所以也越发容易让人疲倦慵懒,不免心生失望——最是家乡总宜人。

  当在姑苏的日子渐次厚重殷实,独属江南的那一份烦闷噪热,也一并被纷呈的凡实生活所澄净。

  军训体验、社团活动、学生组织、志愿服务、班级团日、寝室携游……当校园生活的酸甜苦辣,最终都缀成了记忆里的花明柳暗,再回想起自己初临江南的那份抗拒,瞬间就缄默了流霞,染顾了烟云。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那些梅竹风雨伴书斋,星月熟歌暖西窗的日子,积淀了我对江南的所有缠绵情愫。

  (二)秋浅藏

  飘叶成诗,落花成土。当江南的秋风第一次拂过北人的脸,那蒙霜的莲,竟换却了韶华人面,几番灯阑,一别梦寒。

  桃腮偷看,倾心暗付。入秋的凉风吹不散女孩浅浅的眉弯,却吹开了少年尘封的心田。江南的熏熏然,迷离了年少的顾盼,月夜下甩绳的芳颜,平复不了灯影下跳动的心弦。

  红男绿女,清尘浊水。只是那时,我将意趣深捥,你将神韵粲然。没有故事,成了我笔下最美的故事。

  红笺无处寄,天涯缈单思。仍然感谢你走过江南,也走过少年的心间。温我半尘风烟,圆我一尺心帆。

  咫尺天涯河星稀,入梦离尘忽见伊。

  漫卷红尘醅思心,染醉光华忆明眸。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三)冬深掩

  “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当叶落成空,草木尽伏。我有幸遇到了江南的雪。

  回雪漫纱,寒骨风擦。寒流渲染过后的江南,见着了几片雪,已美坏了每个人。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趁着雪,我试图去寻几点江南的寒梅,却踏遍了校园不见。那拥红堆雪的场面,我怕是寻它不得。

  待一夜风雪吹散了歌唱的离人,撑伞的笑靥不再,青春的聚散无暇。北上归家的游子,心随着列车环佩叮咚。几番浪里逐花,几度水中凝月。

  一袭风沙一杯茶,一是天涯一是家。

  归家的北人,惦念着山峡。待尽枯的林稍升起了微亮的曙曦,隐约的远山便开始呼唤。待烈日触摸到山雪,少年便攀上了山巅。一览江山,雪封万里,周遭四野,云腾雾起。北方冬日的山,更添了几分霸气,几丝豪洒。云山诗客,自此用名。

  流年深处,上元险过,求学的游子,又回到了那细腻流落的江南。

  (四)春生情

  当江南湿寒的风变得轻了,身上的厚衣也渐次除去,在某个不经意间,春天就那么来了。

  花红紫草苏木青,金樱银杏玉竹林。春天的江南,最是多彩。

  桃雨春分一杯酒,晚对江南几片柳。春天的江南,最是多情。

  月下细雨落绸缪,花前翰墨写旧友。春天的江南,最是多感。

  一向年光匆匆过,几番春换人相逢。春天的江南,最是多伤。

  ……

  如果抛却了江南的春恨薄怨,记忆中熟稔的江南,也温暖了我这一掠北方的身影。

  (五)经年忆

  那些带风伴雨的日子里,诗香弥漫的江南,多少次抚慰了少年忧郁浮躁的心。当那段岁月里的愁苦与压抑,在江南的细腻安抚下淡去,一个北方人,舒缓地如同疏竹下的一抹月光,从此心有所归。

  江南的魅力,足以唤回一个温情的浪子。

  柳色堆烟,人在江南。

  当我这个西北来人,在机缘巧合下遇到江南,更在这江南撒下了染顾一生的笑泪时,这更像是一场经过深思熟虑的密谋。

  原先,我早已与江南不可分割。

  青丝韶华染流年,瘦梅疏竹写江南。这些年在江南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写过的诗,吟过的词,遇过的人,看过的景,淋过的雨,赏过的月,触过的雪……都组成了一幕温婉流年,让红尘人家的北方游子,最终也被这多情的江南所感动。

  也许多年后,我还是会再提笔去写江南,再去谱一曲曲关于江南的诗篇,只是我怕,那时候的我,已不再年少……

本页面《几度江南》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几度江南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xinshang/40769.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