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德瑞拉的悲伤

心情随笔

辛德瑞拉的悲伤

更新时间:2017-09-10 11:39 手机版

辛德瑞拉的悲伤

  文|辞湖不熬夜

  01

  黎妍第一次看见顾之微是在学校的大礼堂里,那是一次演讲比赛。

  你以为黎妍是因为听了他的演讲就喜欢上顾之微吗

  不,那是韩剧,而黎妍,生活在很现实的现实里。[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演讲比赛到此结束,请同学们退场。”教导主任顿了顿,“按照次序这次轮到中文系的同学留下将桌椅搬走。”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黎妍内心是崩溃的。

  天晓得中文系就来了黎妍一个无聊鬼。

  天晓得黎妍偏偏就帮中文系全体同学都签了个到。

  黎妍搬着一个座位在匆匆人群中往下走。再回到,搬第二个桌子。搬到第三个桌子时,同学们都走得差不多了。

  这时,黎妍看见走廊上有一个人正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关键是,他挡了黎妍的路。

  黎妍不开心了,居然有人闲到这程度!不开心,就我要搬桌子,你这闲杂人等,没事就滚。留意我一桌子砸死你。

  这时,那个人回头了。

  黎妍想:未必你能够听到我说话

  四目相对,只可惜黎妍是个近视,看不见顾之微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他淡然开口:“你干什么的在那里”

  黎妍想,你瞎啊,这么大的桌子看不见,你们演讲完了就走了,想过场地是谁清理的吗是我们劳动人员啊!

  黎妍是个近视,看不清他的脸。“清理场地,搬桌子。”她说。

  顾之微看着她双颊略红,鬓发散乱至额间,汗水涔涔,又是一个人,便说:“别搬了,放那里吧。”

  黎妍听不惯这种语气,又觉得委屈,便气上心头:“不搬那你搬吧!你们明白什么,自己成绩好了不起啊。”

  若是在平时顾之微就不会再理这样的人了,但是看到女生的手紧紧的握拳,心理学上说,这是人们缺乏安全感才会做出的行为。况且她还是一个人。

  于是,顾之微耐心地开口:“下午英语系也有一场演讲,座椅没必要搬回去。”

  阳光从侧面照过顾之微,剪下好看的侧影。

  清风将他清新干净的味道送入黎妍的鼻尖,黎妍绝不会想到,这种味道将让她迷恋思念一辈子,挥之不去,难以忘记。

  好像只有这样做

  才能让我们感觉到永远都不用自己一个人

  02

  黎妍不敢相信,再一次看见顾之微又是那么尴尬。

  还是说,是该死的顾之微,一出现就会给她带来厄运。

  篮球赛是黎妍不愿意看的。

  可惜黎妍的室友不舒服,可室友的男朋友又要参赛,室友委托黎妍为全系男生送水,顺便为她男朋友送一下。

  黎妍只好答应。

  从商店买了12瓶水出来,用一个塑料袋子装着。下楼梯时,塑料袋却破了,一瓶瓶水顺着楼梯往下滚。黎妍一边在心里骂着无良商家。一边手忙脚乱手足无措地追着矿泉水瓶。

  上天还是仁慈的,楼梯下有一个人正拦住了水瓶,捡起来往上走。走到黎妍面前,“你的水。”

  一股清新的味道袭来。

  她抬头:“是你”

  “不说句谢谢吗还是,这是最新的搭讪方式”

  不等黎妍反应,他已转身而去。

  篮球赛是怎样的结束,黎妍不明白。因为她不大熟悉规则。黎妍只明白,如果跳起来投篮,投中了能够记一分,罗纳尔多比C罗打篮球厉害些,因为名字更长,有气势些(就像她不明白这2个是踢足球的一样);

  中国男篮呼声还挺高的,但是为什么进不了世界杯黎妍也搞不懂。

  反正黎妍明白比赛是结束了,黎妍只要给室友的男友送完毛巾和水就能够走了。

  室友的男友远远地看见了黎妍,对她喊道,黎妍帮我把毛巾拿过来,就在那棵树下的凳子上。

  黎妍不情愿地走到树下,被太阳晒了一下午,头也被晒得晕晕乎乎的。

  凳子上有很多毛巾,黎妍随手拿起一条,走了过去。

  这时,顾之微也向她迎面走了过来。顾之微看了看是她,于是顺手拿起她手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有接过她手上的矿泉水,轻轻地拧开,喝了一口。

  见黎妍一脸诧异地望着自己,顾之微以为她也渴了,于是将矿泉水向他晃了晃,轻声问道:“你要喝吗”

  顾之微看见她脸颊红红的,还有点汗,于是顺手将自己用过的毛巾给她擦了擦汗。

  当那带着他那清新气味的毛巾,从她的脸上拂过。

  一瞬间,黎妍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亲,我们很熟吗你是在耍流氓吗还是,这是文字男青年耍流氓的新方法。

  随着同学越聚越多,黎妍到底有点尴尬。

  可顾之微见她没说话,好心地摸摸她的额头,“还好吗中暑了吗”

  他难得好心一次关系别人。

  “这是顾学长第一次喝别人送的水啊!”

  “还帮那个人擦汗!”

  “是女朋友吗”众人议论纷纷。

  这是黎妍才醒悟过来。连忙推开他的手,“你干什么!又不是给你喝的水,也没有给你送毛巾,你怎样这么自作多情!我们很熟吗不要动我!”黎妍小声说。

  顾之微觉得莫明其妙,“那你拿着我的毛巾干什么不是给我送的吗”顾之微问道。

  算了,从她讲的话中能够明白,她还能够训斥人思维也很清醒,就应也没有什么问题。

  想到那里,于是,顾之微转身走了。

  这下,留下黎妍尴尬地一个人站在原地。

  逃向浅显的文字交谈

  03

  想他顾之微是何等风云人物。长着一张正义阳光的校草脸,全体女生春梦中的男主角,F大门面担当。每年都拿着特等奖学金,爸爸是市长,为人却低调得要死,妈妈是钢琴家,全家举手投足间一股高雅的气质挡都挡不住。

  他给人的总体感觉就不是个人!是神!

  听着寝室长的描述,黎妍崩溃了。

  同学,你是开挂长大的吗这么说,自己碰到的这个人开头还不小了。

  寝室长戳了戳她问:“你怎样了怎样突然关注他赶快去练台词吧!文艺汇演,看你的了。”

  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要开始了。黎妍十分可怜的要去饰演辛德瑞拉。

  更悲催的是,她到此刻都不明白王子是谁饰演的。因为是两个系之间一齐的演出,中文系和临床医学系关系也没有个性好,交流并不多,所以并不明白王子是临床医学系的谁饰演。

  黎妍已经辛辛苦苦练了一个月的台词了,而文艺汇演明天就要开始了。

  两个系之间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对过一次台词。

  反正这种文艺汇演学校也不会个性关注,所以大家都没有怎样把它放在心上。

  第二天当黎妍看见自己的服装时,她只想默默地找一个角落哭泣。

  学校你们能走点心吗你们认为辛德瑞拉是个胖子吗!为什么辛德瑞拉的衣服是加大码的!

  但是演出就要开始了,黎妍被迫去换上衣服。出来之后,黎妍一只手护着胸,一边哭丧着脸对寝室长说:“你看这衣服有多大呀!”寝室长看了看,这礼服也太大了,黎妍本来就瘦,根本驾驭不了这件大礼服。而且如果黎妍不用手护着抹胸,那件礼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那真是极恐怖的。

  但是平心而论,这礼服却也不丑。

  天蓝色的底色,裙子下摆是由一层一层的蓝色的纱叠成的,轻轻一转身,裙子便能够轻盈的飘起来。更棒的是裙身上下细细密密的用水钻坠成了许多典雅的图案,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黎妍本就生得清秀淡雅,可穿上这件礼服之后,尽管不合身,但是卓然的气质却凸显出来。

  那真是美极了。

  主持人开始报幕了,黎妍的节目开始了。

  没办法,她哭丧着脸,忐忑地上台了。

  黎妍很紧张,昏昏噩噩地不明白表演了些什么。

  到王子出场了,当黎妍看见王子的一瞬间,天哪!仿佛千万雷声同时响起,轰轰隆隆,黎妍的内心,不淡定了。上天总爱跟她开玩笑。

  顾之微居然演王子,他居然是临床医学系的。

  顾之微看见黎妍时,内心着实为她惊艳了。淡雅的她被这裙子衬得是那么的不凡。

  或者说,她和裙子相得益彰,没有人更适合这裙子了。好歹是见过大场合的人,他愣了几秒后随即恢复正常。

  演出继续进行。但是心细如尘的顾之微却发现,黎妍的动作有些不自然。她老是摸着自己的胸干什么

  当表演进行到第三幕,大家一齐在礼堂中跳舞。王子正准备拉着辛德瑞拉一齐在舞台中翩翩起舞时。不明白是谁一脚踩住了黎妍的裙摆。黎妍尖叫一声“啊”!随之那宽大的礼服就往下掉。

  顾之微站在她的前面,第一个发现了这突发状况,随即用身体挡住了她。然后顺势张开双臂抱紧她。

  该看到的都被他看到了。

  但是,幸好由于他的身体挡在前面。所以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看到黎妍的春光外泄。黎妍紧张且尴尬地不明白怎样办。

  当时舞台上以及舞台下都变得嘈杂起来。黎妍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顾之微腾出一只手来脱自己的外套,将它套在黎妍的身上。

  然后顾之微在众目睽睽下将黎妍打横抱起快步走出了礼堂。

  “去寝室吗”顾之微问道,不等她回答,顾之微已经大步抱着她向寝室走去。

  就这样被他抱着,黎妍觉得很安稳,感受不到任何恐惧。仿佛整个世界都平静地与她无关了。四周的风声都消失不见。

  而顾之微感觉怀中的女生渐渐不再发抖,一瞬间,他只想抱住她,保护她,仿佛抱住全世界,仿佛抱住了永恒。

  到了寝室楼下,他也没有半分想停下来的意思。寝室阿姨似乎认得他,并没有阻拦他,任由他走上了女寝。

  顾之微在黎妍的指引下,带她回到了寝室。轻轻把她放到床上,然后在一边站着。

  黎妍坐在床上披着他的外套。尴尬的看着他,心想,难道你不出去吗顾之微双手交叉靠在墙壁上。

  又是一次四目相对。或许是感觉到什么异样,顾之微最后走出了寝室。

  不一会儿黎妍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谢谢。”那声音细如蚊呐,带着细细的哽咽。顾之微回头,她哭了。

  那张带着泪痕的脸映入他的眼帘。

  “你还好吗”他不明白怎样安慰女生,看见她哭了,他心里莫名的难受。

  “我……其他人都没有看见的。”他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差,怎样能这样说呢。

  这时候黎妍“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顾之微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哭泣。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黎妍情绪是渐渐地平息。

  “你还好吗…”

  “我真的不明白要怎样办了……”他的话被黎妍打断。

  “那么,我对你负责。我们交往好吗”顾之微很坚定地说。

  她愣了一秒。随即点点头,开口道:“好。”

  下一秒,他抬手拂去了她的泪痕,伸出双臂将她紧紧地抱入怀中。“没事的,我永远都在那里。”

  04

  1

  把独处当做一件好事

  演出风波被顾之微无声地平息。

  “说实话那天你到底看到什么了”黎妍第N次质问他。

  顾之微痞痞的笑着:“都看见了呀,难道你还想让别人看见什么吗反正我都是你男朋友了。但是我倒是意犹未尽啊,你要让我再看一次吗”

  “哼!顾之微你最厌恶了!”

  这是顾之微最开朗最坏最可爱的样貌。但是他偶尔也会害羞的,那个样貌真让黎妍喜欢的不得了。

  某天,他们两个漫步在图书馆中昏黄的灯光下。

  黎妍看中了一本言情小说,努力的掂脚去拿,但是却够不到。

  顾之微帮她拿了下来。一侧头差点对上了她的唇。

  黎妍侧头看着他,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在一齐这么久了你都没有亲过我。”

  “你怎样又看言情小说,这种书少看一点,对你不好的。”顾之微顾左右而言他。

  黎妍用手扭过他的头。“别走。”

  看见他脸红了,黎妍更想逗逗他。继续说:“那里人这么少,你要是再乱动,留意我强吻你!”

  顾之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低头盯着鞋尖,不敢和她对视。

  黎妍看到他这害羞的样貌喜欢的不得了。正想进一步调戏他。

  但是顾之微何许人也怎样会被她调戏。

  顾之微只是想到她柔弱的那一面,虽然她在平时永远坚强,可应对他,却不经意的时时流露出女生本应有的柔弱。

  于是他抬起头,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顺势搂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体里靠。

  黎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讶住了。

  “你干什么顾之微!这是公共场合!”她睁大眼睛说。

  “你最好安静点,不然我真的要强吻你了”顾之微学着她的口气说。

  不等她反应过来,顾之微低头吻了下去。霎那间时光仿佛静止。黎妍只感觉心怦怦地跳着,却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加快了。

  多少春花秋月都比但是此刻良辰美景佳人。

  黎妍快要进行数学考试了。

  可她一个中文系的学生对这种东西还真是一窍不通。黎妍的智商已经被他鄙视过好多次了,就不好意思再向他问题目,怕又被他羞辱得体无完肤。

  上次他们俩一齐出去买东西。黎妍看见一个杯子十分的漂亮,就想买两个和他一齐用情侣杯。问了问多少钱,老板说20块钱一个。

  顾之微给了张100的,黎妍怕老板不好找,就递了张10块的给老板,说这样老板你就只要找一张50的就好了。

  老板愣了愣说,好。顾之微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觉得我这天带太多钱出来了吗这么想把钱都花完”

  黎妍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顾之微解释了好久,黎妍才明白自己的数学有多差。

  顾之微说:“阿妍,你以后坐公交车都不用钱了。”

  黎妍问:“什么意思”顾之微一本正经地说:“在公交车上,老弱病残孕免费呀!”

  黎妍不解地说:“厌恶了,我才没有怀孕!”

  顾之微笑的诡异:“怀孕我也没有这么随便的好不好。我但是很正经的。我是说你作为一个残疾人。”

  黎妍更疑惑了:“你怎样明白我小时候摔过一跤,骨折了。但是我也没有落下残疾啊!”

  顾之微觉得她实在可爱:“我是说你能够思考一下你是不是脑残。”

  绕了这么大一圈黎妍最后明白他是在骂自己笨。“

  语文学得好是用来这样羞辱自己女朋友的吗”

  即使是这种紧迫的时候,黎妍还是会陪他上选修课。尽管那些课她觉得枯燥又无味,而且根本听不懂。

  但她依旧觉得很幸福快乐,因为和他坐在一齐的时候,自己的余光里满满的都是他。

  但是令她抓狂的是,顾之微这个家伙,从来都没有在公共场合牵过她的手。

  当他们两个一齐上自习,并肩走过校园的林荫小道上,两边是法国梧桐金黄的落叶,随风飘落,上下纷飞。美得令人窒息,旁边三三两两跟他们一样的情侣,牵手走过。

  那是有多浪漫。但是顾之微和她虽然也是肩并肩走过,但是却总是未牵过手。黎妍起初是害羞的等顾之微主动牵她。之后她发现,顾之微不管她怎样的暗示,都不会主动牵她的手。

  之后黎妍最后狠下心轻轻地碰了他的手一下。随即顾之微就会把手拿开。

  某一天,黎妍最后忍不住了,问他:“顾之微,你怎样不牵着我呀!”

  可谁知顾之微说:“作为F大的校草,以及特等奖学金的所有者,我有必要注意形象,这公共场合里,卿卿我我总是不得体的。”

  黎妍气得直跺脚:“既然你这么注意一个好学生的形象,那上次在图书馆为什么要吻我!哼!”

  顾之微淡淡的说道:“那一次不同,那一次是因为我忍不住了。此刻是你忍不住了吧,哈哈哈。”黎妍的脸又渐渐地变红了。

  顾之微斜着眼睛看着她脸红,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走着走着两人走到自习室里。偌大的自习室空荡荡的还没有人。黎妍就想调戏回来。

  他们两个找到位置坐好。黎妍仿佛自言自语地说:“自习室里居然还没有一个人来,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顾之微问:“怎样你还想干什么吗……”

  黎妍奸笑一声,“此刻我也忍不住了。”说罢,踮起脚,两只手抱住他的后脑勺,亲了下去。

  顾之微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了一跳,一个重心不稳,顺势抱着黎妍的腰一齐向着课桌摔了下去。

  这下黎妍被他紧紧的压在课桌上。

  黎妍腾出一只手推了推他的胸膛,轻轻说:“你好重,压到我了,快走开啊。”顾之微又开启流氓模式:“不走开,小爷我这天就耍流氓了怎样着,小爷我这天要好好爽一把……你叫啊,你叫啊!”说完,他紧紧地压着她。

  她哀求:“这是自习室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来了。”

  “这有什么”

  “求你了不要这样貌。以后我再也不敢调戏你了……”

  顾之微说:“好吧小爷这天兴致不错,就先放过你。但是先让小爷亲一下吧。”说完就亲了下去。蜻蜓点水般,就像三月的春风轻轻拂过。

  事后,黎妍想,谁说他是气质好的不得了。

  同学,你们被他蒙蔽的太深了。当他耍起流氓来的时候,那还有什么气质可言!

  如果爱,请深爱,爱到不能再爱的那一天。

  -

  05

  -

  “这道题你可别做错了”顾之微悠闲地说,“要是还写错了,黎妍同学你但是就欠我5个吻了。”

  顾之微帮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她做得一塌胡涂的数学题。

  算算日子,她们的数学考试要到了。作为学霸,怎样能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数学成绩这么差。

  于是他主动帮她复习数学题。

  无奈这家伙做题目太不认真。顾之微吓唬她,你每做错一题我就吻你一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是法式深吻哦,试过吗想尝尝吗”

  吓得黎妍把笔握得更紧了。万万没想到,顾之微是个这样人面兽心不正经的家伙。

  更恐怖的事,顾之微为了她的学习,特意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告诉她,以后他们俩就住在那里,直到她考完试。

  黎妍也是抗议过的,这样我们不就非法同居了吗顾之微说:“你是在引诱我,或者说,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哈哈哈……黎妍干笑了几声。

  就这样他们的非法同居时间以及魔鬼辅导时间开始了。

  但是第二天晚上,却发生了大变故。

  黎妍待在他们租的房子里,洗好了澡等着他买晚餐回来。

  敲门声响起,黎妍满心欢喜地去开门。门外的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黎妍问:“请问您是”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她“黎小姐,我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对你说话。”那个男人声音中带着怒气,“麻烦你离开我的儿子好不好你明白在我们这种家庭,是不会有真爱的。之微离开你会有更好的前程。他的妻子只能是门当户对的人,只能是能给他带来帮忙的人,但是,黎小姐,你拥有什么呢你又能给他什么呢虽然你拥有他的爱,但是不能因为你们两个的爱而毁了他一辈子!你不能这么自私!黎小姐,放手好吗”

  黎妍被这些话愣住了。

  她想了想,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就是本市的市长吗难怪自己会觉得熟悉,但是他也是顾之微的爸爸!等等他刚刚说什么他让自己离开他!“叔叔你好。”

  黎妍张了张嘴,“我……”“客套的话我不想听你讲太多,放开我的儿子,要多少钱你自己说,否则别逼我用强硬手段。你们这种学生不就是为了几个钱吗不然你当初为什么会绞尽脑汁的接近我儿子呢。”

  黎妍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没有。”

  黎妍感觉自己已经被他羞辱的体无完肤。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阻碍他的大好前程呢!

  “叔叔,我…不会再阻拦他了”她无力地扶着门。“那你也就应明白怎样做。”顾之微爸爸转身就走。

  顾之微回来的时候,看见黎妍正在收拾东西。

  “怎样了”他正色道。“顾之微,算了吧。”

  “这天你又发什么疯”顾之微无力地笑笑,“又是在练什么剧本吧!”“没空在跟你开玩笑了。”她停下动作抬起头看着他,“我已经腻了,想必你也已经玩腻了吧!

  “你什么意思”他走上前。

  “没什么意思。”她面不改色,“这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不是吗此刻我不需要你对我负什么职责了,都散了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他一把抓住她的手。

  “我说既然我们都已经腻了那就分手吧!”她说,“但是一场玩笑,我不需要你对我负什么职责了,分手吧,顾少爷。”

  “不行!”他用一只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他不要心爱的人跟他说起他的身份,他只想要一份纯粹的爱,此刻这样就挺好,“那你之前为什么要答应我”

  “这有什么,我本就是一个势利的人”她冷笑,“此刻我发现,你也不像我想的那么有钱,况且你这个人我玩也玩腻了,所以不想玩了,分手吧。”

  他瞬间觉得自己不再理智了,看着她的脸,回忆起他们的一幕幕,他用力捏紧她的下巴,俯身亲下去。

  黎妍扭头挣扎,“放开我。”顾之微用另一只手抓紧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突然,黎妍停下了挣扎,说:“你也只是想玩玩对吧,那就玩吧,玩完了之后我们就分手吧,这是我的最后一点价值了,此刻我把它都献给你,怎样样顾少爷。你还满意吗我还能够更妩媚一点。要试试吗”

  顾之微感到悲哀,难道她是这样一个人难道她也以为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难道自己对她不好吗

  顾之微停下动作:“阿妍,我是一个男人,你是我的初恋,是我唯一动心的人,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对你说那么多的漂亮的好听话,但是我只想对你一个人好,想到要和你共度余生,我便对以后的日子充满期盼。只要有你和我一齐,身份地位我都能够不要,荣誉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黎妍怕自己立刻就会后悔,狠下心说:“别说了,想玩腻了就走吗就不给我点钱,不然我陪你陪了这么久,都白陪了啊。”

  顾之微觉得心疼地都没了知觉,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把所有钱都拿了出来,一把扔过去。

  “谢谢你这样蹂躏我的真心。”然后,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

  黎妍躺在冰冷的地上,长发散落,无声的哭泣。

  顾之微,你必须要好好的,我永远祝福你。当你登上巅峰的时候,期望有一个爱你如生命的人陪着你。虽然她不会是我,但是我会十分开心。

  我爱你。

  允许我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说,爱你。

  -

  06

  -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黎妍搬回了寝室住。熟悉地在人海中寻找他的身影,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但是,她不管在校园哪里,都没能看见他的身影,但是她的四周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那一晚,顾之微身无分文,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午夜时分,才推开家里的门。

  “爸,我想好了,我同意了,我去英国留学,明天吧,明天就走,我想一个人静静,别来烦我。。”

  然后一夜未眠。他的口袋里,装着那个他亲手做的小陶瓷杯。

  这是他做了一个星期想要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他没有选取价值不菲的包或者衣服或者饰品,他只想要给她一份平淡而安稳的爱。他只想两个人好好的走下去,像陶瓷一样,温润,细腻。

  但是他忽略了,陶瓷却是易碎的。

  之后,顾之微仿佛真的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一样。

  直到大学毕业,她再也没有见过顾之微。

  黎妍也没有再谈过恋爱。她的追求者并不少,但是,那种属于顾之微的清新气味却总萦绕不散。

  黎妍毕业了。她努力让自己变得能够更强,更靠近他。

  十分幸运地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公司要派出人去英国实习一年。黎妍报名了,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哪里都有他们两个人的回忆。

  所幸上苍是眷顾她的。

  不然她怎样有机会,那么巧地去了英国呢。

  她一个人提着行李箱,穿过匆匆的人海。英国的气候有点冷,一时之间,她想不起来,自己预订的旅馆在哪儿了。

  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咖啡馆。她急忙跑了过去,先坐会儿再说。

  一杯咖啡下肚,整个身体都变的暖洋洋的,就像他的拥抱一样,让人暖意融融。

  他和客户经过,看见那熟悉的身影,以为是错觉。笑笑,怎样还忘不了她。虽然她那样伤害他,他还是想抱住她,保护她。他明白她是需要他的保护的。

  黎妍正准备付钱,但是口袋空空如也。

  肯定是刚刚在机场掉了。自己在这没有熟人,怎样办呢

  服务生看她是中国人,问她:“你是想吃霸王餐吗”

  她泪汪汪地摇头,餐厅保安走了过来。

  她更加委屈害怕,自从他离开后,她时常害怕,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保安被人推开,她抬头,一道温暖的声音仿佛穿越时空再次响起:“没事的,我都在那里。”

  -完-

本页面《辛德瑞拉的悲伤》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辛德瑞拉的悲伤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xinqing/40810.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