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更新时间:2016-04-04 18:29 手机版

味道

  “回不去的都是旧时光,吃不到的都是老美味。”

  中午老妈掌勺,笑呵呵地说着:“回来挺久了还没给你正经做过一顿饭呢。”本以为老妈会出其不意,做点什么让在公司吃工作餐的老爸羡慕到流口水的美食呢,结果只看到了一盘黄瓜炒鸡蛋和大米小米粥整整齐齐、严严肃肃地站在我面前。

  “妈,你就给我做点好吃的不行啊,起码得有肉啊。”[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有你邮回来的鸭脖,想吃就自己去拿咯。”

  “哦。”营销团队口号

  没来得及辛酸与难过,突然老妈说了句“你之前最喜爱吃我炒的鸡蛋了啊,你说软糯软糯的…”

  想到一段旧时光。

  “妈妈的味道”不知道会勾起多少游子的思家的味蕾。高考之前的日子紧张而舒适,家人忙里忙外好吃好喝,我也只对鱼情有独钟。酱烧武昌鱼,我妈独家研制,从市场买一条活蹦乱跳、新鲜无比的一斤半武昌,回家后去鳞,油锅加热,等到冒热气时烧酱,适时放入蒜瓣出味,雪白的蒜瓣倒进褐色的酱中就像巧克力中的榛仁,顿时感觉满嘴满脑子都是香的。出锅前金黄的姜丝一下锅,呲呲声一处,鱼腥也没了,酱味更浓郁。每次到那里,我都恨不得把头伸到锅里在酱香中畅游好了。这时我妈总会把我推出厨房,加上一个“捣乱”的罪名逐而远之。我一个人总是能吃大半条。之后我妈就买两斤的了。派对名字

  论吃了各地的西红柿炒鸡蛋,我依旧觉得我妈炒的最好吃,我爸都比不了。油锅烧热,鸡蛋打到碗里搅匀,抽出打蛋器蛋汁金黄金黄的旋转着,倒到锅里不急着翻搅,放点盐能够让炒蛋更绵软可口,看着鸡蛋起泡就像云朵一样软绵绵的,用锅铲整个翻过来,朝底儿的蛋熟得金光灿灿的,而刚翻下去的蛋汁还流淌着,一层一层裹在里面再用锅铲切开。金黄色的炒蛋上透着点点棕色灿着我的眼睛;将蛋盛到小碗里,然后开始炒西红柿,不放糖不放醋,油也要少放才行。西红柿慢慢变成汤汁却更是粘稠,这时倒入炒蛋,翻炒加盐,一红一黄漂亮得紧。入口时,整个人都被幸福充斥。

  其实我爸更会做饭,妈妈总会笑言:或许你以后出门,想到的只有“爸爸的味道”了。每次做饭我妈务必在旁边,哪怕聊聊天也行,我爸总说一个人做饭太无聊,这样做饭还有爱的味道。做好的一煲红烧肉放在桌中央,一掀煲盖,热气腾腾,一块块五花肉仿佛是在跳跃着,猪皮劲道入味,鲜香可口;肥肉白白嫩嫩,肥而不腻;瘦肉最让人津津乐道了,咸香不柴,虽然肉块在三者中最为短小但味道精悍,简直惊艳了一中午的时光。配上发光的珍珠米,人生都圆满。

  我爸做的炖带鱼绝对无人可比,家里人都说姨夫做的好吃,我倒是觉得姨夫定是比但是老爸的“小香带”,名字是我起的,其实就是小香菜炖银带鱼罢了。每次做这道菜,我爸总是起大早到市场去挑选带鱼,带着我再抱上家里的猫,那是我跟父亲鲜有的相处,走在路上都觉得满足无比。带鱼裹上淀粉和鸡蛋打好的挂汁,上火炸至焦黄出锅,配上特调酱汁再红烧,出锅前撒上小香菜。看着绿绿葱葱的小香菜在焦黄可人的鱼身上跳跃,眼巴巴、可怜兮兮在旁在边等着吃简直是我的常态。摘好骨刺,肉是嫩白、皮是烙黄再粘上一两片绿油油的香菜叶,色香味简直没得挑。还记得上初四时在二姨家吃带鱼,二姨把刺都退好,把肉夹给我吃时妈妈还在旁边念叨“都多大了,别给她剥刺了姐,让她自己来。”在家人面前,孩子永远都还小。那能不能在食物面前我也永远还小,多享受几年?

  耳濡目染,此刻的我也会做点菜了。怎样想都是自家的饭菜最可口,尤其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回不去的虽是旧时光,但都可喜可贺;吃不到的虽是老美味,但好歹都要回家。

  但是此刻,我还是得乖乖吃黄瓜炒蛋了。

  “妈,明天咱们烧鱼吃行么?”

本页面《味道》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味道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xinqing/17979.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