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都是红包惹的祸散文

短篇散文

都是红包惹的祸散文

更新时间:2019-11-08 21:34 手机版

都是红包惹的祸散文

  老王这几天睡觉躺在床上,常常无法入睡,左思右想,已经困得不成样子了,但脑子仍在高速地运转好,胡思乱想一些乌七八糟的事,与睡觉一点关系都没有,终于睡着了,半晚上还醒来,长叹短嘘一阵,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啥时候睡着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就一直这样恍惚着。早晨醒来,有点睁不开眼睛,他也懒得起床,在半睡半醒中,索性又眯瞪了一小会儿,在百无聊赖中,索然无味。又悻悻地挪动身子起床,顿然觉得胳膊有点沉,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懒懒地穿戴整齐,有意无意地伸了伸懒腰,顺便捋了一下头发后,便把右手捂在眼睛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后,慢慢悠悠地顺着鼻梁滑下,大拇指跟着狠狠地从右脸划下,困意未减,看到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么地碍眼,也懒得理,漫无目的的向前踱了几步,向窗外望了一眼,清晨是那样的宁静,没有一丝风吹过,他就这样木讷地地站了一会,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来到一把靠阳台的椅子跟前,稍微停顿了一下,便一屁股坐了下来,整个人好像松软了似的,毫无力气,两手微微上举,轻轻地搭在脑门上面,同时慢慢地低下了头,双肘直顶到大腿上,微闭双眼,面无表情地凝固在了膝盖上方,沉思良久,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终于张口使劲地一股脑儿地把所有郁闷全呼了出来似的,此时,他才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他把身子向后靠了靠,挺直了,坐在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真让人琢磨不透。时间就在他的若无其事中偷偷滑过,他并未觉察到,不管在那里,他都眉头紧锁,始终低着头,时不时地叹口气,闷闷不乐的样子,常常一个人经常静静地发呆,时不时地冷吸一口凉气缓缓地呼出,用以平复一下情绪,不至于面部过于皱巴而抽搐,一副没精打采愁眉苦脸的样子,让人一看到就有点纳闷,一向心直口快的老王头居然还会碰到难解的事,一反常态的他,让好多人心里犯嘀咕,谁都琢磨不透,肯定出大事了,天大的事,谁都不敢去打扰他,因为他解决不了的,别人也无能为力。这究竟是什么事呢?事情的原委还是从年前的一个抢红包游戏开始。

  20xx年的春节前,天不是十分的暖和,虽不是冰天雪地,但太阳总是躲躲藏藏的。俗话说得好,过了二十三,天天都是年,一贯沉稳的老王,再也坐不住了,也和大家一样,加入了采购大军之中。为了一年一度的团聚,兴高采烈地准备着,忙碌着,并快乐着,为即将到来的节日憧憬着,期待着。记得已是腊月二十五,老王清楚记得那个时间,是因为那天他刚从大城市回来,二十六便张罗着置办了一些家里用的东西,二十七就跑东忙西,来回折腾了好几趟,总算把厨房里所用的东西一并买齐。一般有时到晚上闲了,就用手机上上网,看一看谁在线,有没有啥新鲜的事,溜达一圈,就完事,犹如例行公务一样视察一下,恰巧那晚碰到了老牛。老牛是老王多年的网友,属于常见面勤联系的那种,犹如铁哥们似的,两人有时一起探讨一些相关话题,聊得非常投缘,兴趣爱好基本一致的,所持观点看法略有相似之处,所以两人的关系非常的要好。那晚,他俩聊了好长时间,从回家买车票的紧迫与焦急,赶车的拥挤与忙碌,等待的无聊与无奈,坐在车的颠簸和兴奋,以及在路上的见闻逸事,高谈着自己的独到见解,阔论着自己的为人哲学,津津乐道在夜幕的寂静中,在别人的鼾声中乐此不疲。那晚,再不能抵抗困意袭来的情况下,才勉强恋恋不舍地挥手致意,终于让第二天的早晨从中午开始。那几天老王都特忙,他是个急性子慢脾气的人,啥事都顺顺当当办妥之后,他才能心安,否则就一直牵肠挂肚,惴惴不安的,所以疯狂的采购一直进行着。也时不时地跟老牛探讨着市场的行情以及自己搞采购的心得,忙里偷闲中,在朋友的陪伴下,打发着属于自己的的小时光。虽然老王有两个姑娘,但是一回到家里,除了打招呼外,不是聊天就是刷微信,要不就是一角两分的抢红包,各人刷新着自己的世界,但是老王对她们的做法不懈一顾,甚至有些反对和排斥,也许是年轻人的世界自己不懂,还是自己跟不上现代人的思维,所以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从未反对,放纵着这种网络疯狂的消遣游戏方式。因为老王也试探性地想走进这个虚拟的世界所带来的精彩刺激,上QQ去天南海北的聊天,体会着不同人的酸甜苦辣咸;关注朋友网,了解不同人的生活轨迹;上微博,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生或生活态度;从微信里,瞧瞧最关心的人的生活状态;在部落里,这个聚集着兴趣爱好相同的人的集聚地,领略不同的个人风采;他不想被这个时代所遗忘,正努力地融入着,也许是一种时髦,也许是一份艰辛,无奈他掌握的技术实在有限,许多东西他望尘莫及,不懂,也不会,他也懒得去请教,因为虚拟的不着边际的,不会的,他自认为是一种无聊的游戏,仅此而已。时间在忙碌的脚步里,一天天迫近了春节。到了二十八把房子里里外外收拾干净,一切准备停当后,本想好好地歇息歇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自回家一直脚不沾地,忙个不停。再过一天,去超市买些瓜子糖果之类,就可以热热闹闹地过年了。老王正寻思着,手机响了,微信上来了一条消息,老牛发来的,老朋友,年货办的怎么样了。老王回,差不多了,你呢?老牛说,早好了,明天就过年了,你的抓紧哪。老王诧异,明天不是二十九吗?老牛说,是呀,你没看日历吧,今年没有三十,醒醒吧。老王确实吃惊不小,赶紧查了查日历,忽然感到这一年春节多多少少来得总有一点些急促,正纳闷时,老牛又发来一条信息,过年了,发个红包呗。老王哭笑了一下,回复道,那是虚拟的,怎么想起玩小孩的游戏,我不会发。之后老牛没回,老王也没多在意。

  很快就过年了,春节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如约而至,大家都在热闹祥和的氛围中看综艺,抢红包,送祝福。老王有个例外,就是不抢红包。不是他跟红包有啥深仇大恨,是压根他就不会。老王快五十岁了,依他的意识形态,来而不往非礼也,自己不会发,即使有红包他也不抢,权当是年轻人的一种网络游戏吧。欢乐让时光充满了美好,问候让生活心底留香。唯独缺了一个人的祝福,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在短暂的团聚之后,老王便踏上返程的路,重新投入一如既往的工作中,忙碌淡忘了许多遗留在脑子里的美好记忆。已经好几个月没了老牛的消息,他挺纳闷的,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他隐隐约约感到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有些忐忑不安,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老王一直这样想着,揣摩着。直到最近,他终于盼来了老牛的回复,虚情,假意,虚伪,没你这样的朋友,勿扰,勿回复,不想看到你。老王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脑袋一下就嗡地无限膨胀起来,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犹如有东西卡在嗓子眼上,窒息难受,没有解释的权利,也没有分辨的理由,他回想起自己的一个不经意间的无奈,给别人带来了如此大的伤害,他真的跟内疚,很自责,但为时已晚,他在懊恼中不能自己,为自己一时的任性自责,为自己的轻率失去一个多年的朋友而不能自拔,他的情绪一下跌倒了低谷,也略显憔悴,他不想面对这样的事实,但又无能为力。他很无奈地再次抬起头,向窗外望去,远山静水,有白云慢慢悠悠地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