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要经济也要爱情

情感文章

要经济也要爱情

更新时间:2019-03-08 15:33 手机版

要经济也要爱情

  两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齐,却只是故事的开始,而非结局。

  为何涓生和子君感情故事的开始灿烂如花,结尾却沉默如土?

  在现实中,这感情远没有那么笃定。那么,这感情到底是一种神圣,还是一种冗余?

  由创作背景可知,鲁迅先生在发表《娜拉走后怎样》演讲后反响并不轰动,故而后著《伤逝》。

  两部作品所表达的主题惊人地相似,或许从《伤逝》中子君的命运,便可看作是鲁迅先生在为娜拉编写后记了。

  涓生与子君对恋爱与婚姻自由追求,最终失败的根本原因是社会原因。但是万万不可忽略的是,《伤逝》并未着重地把笔墨用在社会是怎样迫害这二人,而是着重来写这二人怎样去应对这外界环境的。正因如此,我们不妨重点着眼于涓生与子君身上,之后步步深入发掘杯具产生原因。

  涓生爱的是子君身上的果敢、进步的思想,爱她坚持“我是自己的”那种勇毅。而子君对涓生的爱也是更加精神层面,幻想层面的,因此也注定了最后是必然要破灭的。

  子君只是把追求恋爱自由作为她的最高目标,那么,她与涓生在一齐后怎样?正如鲁迅先生的追问:娜拉走后怎样?——“娜拉倘也得到这样的自由,或者也便能够安住。”娜拉与子君的出走,是为爱多,还是为不做傀儡,追求自由多呢?我想答案是后者。正因如此,她们走后,会渐渐迷失方向的。

  由此观之,子君与涓生对自由的盲目追求是造成杯具的原因之一。正如《娜拉走后怎样》中所提到的:“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后无路可走。”而娜拉与子君,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她们都是醒者,她们的自由,是她们自己所选取、所追求的,可他们醒后只迈出一步又失去了目标,斗争刚开始便结束。萨特在存在主义哲学中对感情诠释道:“人的本质是自己选取的,选取以自由为前提,人被判定为自由,务必独自承担选取的结果。”于是涓生与子君的杯具,也只好由他们自己来承担。

  涓生与子君思想的局限性,只是造成他们杯具的小部分原因。他们做的只是梦,可更要紧的,是钱。“自由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正呼应了《伤逝》中涓生的话:“第一,便是生活。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人们若想真正得到自由,须解决最根本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不能生存,何来解放?鲁迅先生敏锐地觉察出了这一重大社会问题,如果没钱——即经济大权,则妇女走了以后,要么堕落,要么回来。

  《娜拉》被称为妇女解放运动的宣言书,引起了一场妇女解放的风暴,但它却只是以娜拉出走为最终结局,只听得关门声,之后就是闭幕。娜拉走后怎样并没被交代,易卜生甚至轻描淡写:“我但是是作诗。”易卜生戏剧注重的是“娜拉出走”这一行为本身,但鲁迅点明,娜拉的英雄主义的梦早晚要应对女性没有获得解放的事实。娜拉要活下去,务必要有能养活自己的经济条件,女性获得经济权对实现女性解放尤为重要。

  时至今日,经济权不平等的问题仍然存在着。“天下事尽有小作为比大作为更难的。”鲁迅先生指出解决经济权不平等问题并非易事。若参政权可由大家共同争取,一家之中的经济权则牵扯到个人利益问题,冲突实在在所难免。且个别人之斗争与牺牲,并没有改变社会的力量,改变需要的是社会的觉醒。

  也正因如此在,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中表达——人们都要“有记性”,不要忘却因不平等所带来的杯具,不要让杯具再于一代发生;都要“有韧性”,坚定经济平等观念,换位思考,共同为女性经济权解放带给支持,推己及人,才能真正实现共同自由,真正好处上的解放。此刻不乏有很多经济独立的女生,她们从不怨天尤人,从不多愁善感,为什么?因为时间都用来赚钱了,用来实现自己的价值了,哪有心思想别的。又要有人说了,女孩子家家的那么拼干嘛,差不多就行了,太要强的女生不好嫁出去的。男人是用来锦上添花的,在我什么都不缺和爱的前提下和一个人组建自己家庭,相互扶持,共度余生,这才是结婚的好处所在,而不是为了脱贫去找一个男人来雪中送炭。所以女人在婚姻中安全感是自己给的,不是男人给的。

  这才是鲁迅先生所期盼的真正的社会觉醒,也是创作《伤逝》的好处所在吧。“对任何一个人讲,只有经济独立才能获得真正的独立”,我完全赞同此话。尤其是女人,不能有“靠”的念头,因为“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最好。一个女人只有经济上独立了,才会在生活上独立,在心理上独立。(作者:素小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