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修鞋师傅

情感文章

记忆中的修鞋师傅

更新时间:2018-12-04 13:02 手机版

记忆中的修鞋师傅

  在一次下夜班的时候,我偶然间飘过桃源村一个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的时候,望见拐角一处,是一家补鞋的摊位。尽管已经十二月初,早上十点的阳光依旧显得有些灼热,斑驳的树荫下,一个小书柜放在靠围栏的位置,里面塞满了各种人造皮革、盒子、卷尺以及工具,补胎用的手摇缝纫机立在一边,黑得发亮的机油还能依稀看出机器外壳的墨绿色喷漆,一张自制的桌子显得干净简洁,便携的折叠椅看起来已经使用很久了,椅子旁的工具箱,装满了针线以及不知名的工具。这边是这个摊位的全部,以此刻的眼光看来,仿佛还有点违章摊位的感觉,却不禁唤醒起我儿时的记忆,一处破旧简陋的摊位,和一位修补技术精湛的师傅的记忆。

  我小时候居住的老小区,和砖红色砖块堆砌起来的楼房及其搭配的,就是楼下那些“小摊小贩”。我记得有楼下有一位专门补鞋补胎的师傅,每日的工作就是坐在摊位上给人补鞋,或是下象棋,又总在天黑时收摊,坐在小椅子上点上一支皱巴巴的“五牛”,低头数着盒子里的一元纸币和硬币。

  他的皮革围裙上全是划痕和胶水凝固的痕迹,右手大拇指上已经起了厚实的茧子,也是因为常年使用鞋胶留下的痕迹,手上总是有着黑油而且看起来十分粗糙,一张有些圆的脸上的眼角全是皱纹,却一点也不妨碍他笑起来给人和蔼的感觉,尽管他一向留着短发,却还是能从他的两鬓看到一些白发,那些白发粗短银亮,有点扎眼。[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我记得当时,我拿着我爸的皮鞋拿去修补,鞋的后跟被磨破露出了底板,他接过鞋子,从工具箱里面摸出一块人造革和几块黑橡胶,之后把鞋倒放固定在鞋架上,将块状的橡胶塞入鞋底,用小榔头敲实,又掏出一把像铲子一样的锉刀,身体一弓,左手抵住鞋子,右手弯曲发力,削掉裸露出来的剩余的橡胶,再把人造革粘贴在鞋底上,左手涂胶,右手把鞋底固定粘牢。他对着补鞋的位置吹了两口气,笑着把鞋递给我,我给钱的时候还在好奇,这么快就补好了么,他接过一块钱,便从柜子上拿出一根五牛,抽了起来。

  鞋补好后,宛如新鞋,走起路来瞬间舒服很多,因为我此刻都记得,我爸去找他下象棋的时候,指着他补得鞋底说“老蒋补的鞋子巴适!”那副得意和夸赞的样貌。

  之后小区拆了,我们搬去了其他地方后,就在也找不到像老蒋这样又便宜活儿又好的师傅了。鞋坏了,就只有从新换一双了。

  绿灯亮起,我也该过街回去休息了。我回头望了眼,摊位的师傅还是没有出现,我突然看到摊位后面有一块被撕破的告示,像是在说禁止违规摆摊,我有点担心,期望这个摊主不要被执法大队收了工具,但是看到告示最后的日期是2015年3月4日后,我还是松了口气,笑了一下。

  尽管,我一向没见过他长什么样。

本页面《记忆中的修鞋师傅》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记忆中的修鞋师傅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qinggan/46864.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