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俩书生的一个赌约哲理文章

哲理文章

俩书生的一个赌约哲理文章

更新时间:2019-05-15 15:00 手机版

俩书生的一个赌约哲理文章

  五代十国时期,是个军人跋扈的年代,但是,就是这样的年代,也有过书生意气,豪气干云的故事。因一幅《韩熙载夜宴图》而闻名的韩熙载,原本是北方士人,与好友李毂是生死之交。韩熙载的父亲,在后唐的权力之争中受牵连被诛杀,于是韩熙载只能逃了。北边不行,只能向南。走的时候,跟好友李毂道别,说我这回南下,如果江东用我为相,我当长驱北上以定中原。李毂说,若是中原用我为相,下江南如探囊取物耳!

  显然,两人的对话,不止是笑话,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因为,这两人不是引章摘句,为人涂脂抹粉的文人,肚子里,真的有治国平天下之策。

  然而,到了南方之后,韩熙载先投奔吴国,未几,吴国被李昪篡位,建立南唐。李昪倒是看出韩熙载是个人才,但是,却把他留给了自己的儿子李璟,李璟和他的儿子李煜都是历史上标准的文人皇帝,写诗作赋,的确一流,但治国理政,百无一能。李璟欣赏韩熙载,却不能重用他,因为他欣赏的,是韩熙载的文采,以及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范儿。朝中跋扈的,却是冯延已和宋齐丘这样的佞臣,把个朝政,弄得乌烟瘴气。韩熙载屡次进谏,一点用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南唐损师丧地,把南北屏障的淮南让给了后周。

  而此时后周的宰相,还真的就是李毂。一肚子才华的韩熙载,没有被封相,但他的好友却被后周的皇帝柴荣用为宰相。虽说在那个武人说了算的时代,后周下江南的战绩,未必尽是李毂的谋划之功,但当年俩人分别之际的豪言壮语,在李毂这边,是兑现了的。

  到了李煜时代,尽管文采比他老爹还好的这个江南国主,对韩熙载所抱的期待,比他老爹要多一些,甚至多次想用他为相。然而,这个时候,韩熙载已经心灰意冷,他知道,即使他做了宰相,也难以撼动朝中这些昏聩但奸诈的大佬,更无法挽回南唐对于北朝的劣势,同样优柔寡断的李煜,不会放手让他干的。南唐最终覆灭的命运,已经没办法挽回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所以,他就一头扎进脂粉堆里,成天跟一干儿女伎浅斟低唱,纵情声色,在醇酒妇人中打发时光。韩熙载夜宴图,就是李煜派画师打探他的动静画出来的。在画中,一个在女伎环绕,烛光灯影里的韩熙载,实际上神色却有几分凝重。看来,即便把一腔豪情都交付了脂粉,多少还是有点心有不甘。

  幸好,在南唐最后覆灭之前,韩熙载已经死了。李毂与韩熙载这一对好友,两个不同的命运,其实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摊上了不同的皇帝。周世宗柴荣,是个有为而且有见识的君主,而南唐的李璟李煜,却是两个优柔寡断的文学青年皇帝。在那个时代,再有作为的文人,如果摊不上好的君主,最好的结局,大概也就是像韩熙载一样,把一腔报国之志,都付与浅斟低唱。其实,在那个时代,漫说是书生,就是天下苍生,因为一个昏君,也一样统统遭殃。

  后世辛弃疾有词道:“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然乎,悲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