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的青春

感悟人生

致我们的青春

更新时间:2017-10-15 20:23 手机版

致我们的青春

  当每年绒花飘落的时候,就意味着六月的到来,当六月到来的时候,也就意味着离别的日子也到来了。绒花的美是没有什么能够替代的。

  每年,我们都会一齐看绒花飘落,每年,我们都会一齐看着他们别离,然而今年,我们却也开始经历这种事了。许是老天爷也明白我们班似的,这天的绒花开得格外少,就连那条小路也铺不满。这天,我先说说我们的老班和副班吧。

  老班是一个近50的老头,之所以叫他老头,是因为我们与他十分亲切,他是初三才开始带我们班的,仅仅只有一年,感情却很深,初三很苦,他也很苦,天天晚上陪着我们复习,每一天早上我们还没到教室他就已经坐在教室里面了,一向等到科任老师来,他才离开。有时候,我们真的担心他的身体会倒下去,但他并没有。还记得我们去体检的时候,因为我们班是第一天体检的最后一个班,所以我们从中午就一向等,等到了晚上,老班就一向陪在我们身边,不曾离开,但我们就一向往外跑。五点过的时候,我们因为肚子饿,所以就自己跑出来吃饭,但是老班没有来,他一向在医院帮我们排队。等我们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以后,才想起老班还没吃,于是我们又跑到小吃店去打包了一份米线。当我们回到医院的时候,老班一个人坐在那里,我们就把米线递了过去,老班硬是不要,最后他再三确认我们吃过了以后,他才收下了那碗已经冷了的米线,在我们的注视下才吃完了米线,那一刻,我们眼睛都红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都离开了。大慨到八点过吧,才轮到我们班,当时天都黑了,我们在集队准备会校时,他跟我们说:“我明白你们只吃了一碗米线,有些只吃了一点零食,肯定会肚子饿的,我出门也没有带钱,和其他班的老师借了点儿,你们分成四个组,自己去吃东西吧,我有课,先回去了。”我第二次哭了。老班,是我们的老父亲。[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距离中考还有一个多月了,学习任务越来越重,负担越来越大,这时,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在我们班传开了——老班的腿受伤了,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但是眼泪又一次出卖了我们,我们不得不理解这个事实。老班的腿要去做手术,不可能陪我们中考的。都临近中考了,不可能会有老师来接我们班的,学校就安排了副校长来带了我们班,但是他还带了其它的一个班,即使新班主任对我们很好,也做到了公平公正,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为了方便管理,新班主任经常将两个班合并起来,我们总感觉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还好有各任老师一向陪着我们,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中考了,同学们渐渐走了出来,情绪慢慢变好了,正准备迎接中考的时候,又一个坏消息传了出来,副班的父亲去世了,这是我们第四次流泪了,副班对我们十分好,她是我们班顶级的淑女,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慈母,我来的第一节课就是副班的。我们也很爱副班,在她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个性的气息,文学的气息,淑女的气息,大家闺秀的气息。

  中考,没有老班陪伴,没有副班陪伴,各科老师夜夜陪我们挑灯夜战,我们也把这难关熬过去了。中考那两天,副班和老班都请假了,各科老师都出去监考了,没有老师送我们去考场,我们没有流眼泪,我们要做老师眼中的乖小孩,我们不哭。

  绒花季节已经过去很久了,那种感情却永远挥之不去。前几日,我们去看望了所有的老师,他们仿佛又老了一点,但是在我们心中,却依然那么美!

  那年青春,感谢有您们,我爱您们,谢谢58。

  当每年绒花飘落的时候,就意味着六月的到来,当六月到来的时候,也就意味着离别的日子也到来了。绒花的美是没有什么能够替代的。

  每年,我们都会一齐看绒花飘落,每年,我们都会一齐看着他们别离,然而今年,我们却也开始经历这种事了。许是老天爷也明白我们班似的,这天的绒花开得格外少,就连那条小路也铺不满。这天,我先说说我们的老班和副班吧。

  老班是一个近50的老头,之所以叫他老头,是因为我们与他十分亲切,他是初三才开始带我们班的,仅仅只有一年,感情却很深,初三很苦,他也很苦,天天晚上陪着我们复习,每一天早上我们还没到教室他就已经坐在教室里面了,一向等到科任老师来,他才离开。有时候,我们真的担心他的身体会倒下去,但他并没有。还记得我们去体检的时候,因为我们班是第一天体检的最后一个班,所以我们从中午就一向等,等到了晚上,老班就一向陪在我们身边,不曾离开,但我们就一向往外跑。五点过的时候,我们因为肚子饿,所以就自己跑出来吃饭,但是老班没有来,他一向在医院帮我们排队。等我们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以后,才想起老班还没吃,于是我们又跑到小吃店去打包了一份米线。当我们回到医院的时候,老班一个人坐在那里,我们就把米线递了过去,老班硬是不要,最后他再三确认我们吃过了以后,他才收下了那碗已经冷了的米线,在我们的注视下才吃完了米线,那一刻,我们眼睛都红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都离开了。大慨到八点过吧,才轮到我们班,当时天都黑了,我们在集队准备会校时,他跟我们说:“我明白你们只吃了一碗米线,有些只吃了一点零食,肯定会肚子饿的,我出门也没有带钱,和其他班的老师借了点儿,你们分成四个组,自己去吃东西吧,我有课,先回去了。”我第二次哭了。老班,是我们的老父亲。

  距离中考还有一个多月了,学习任务越来越重,负担越来越大,这时,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在我们班传开了——老班的腿受伤了,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但是眼泪又一次出卖了我们,我们不得不理解这个事实。老班的腿要去做手术,不可能陪我们中考的。都临近中考了,不可能会有老师来接我们班的,学校就安排了副校长来带了我们班,但是他还带了其它的一个班,即使新班主任对我们很好,也做到了公平公正,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为了方便管理,新班主任经常将两个班合并起来,我们总感觉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还好有各任老师一向陪着我们,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中考了,同学们渐渐走了出来,情绪慢慢变好了,正准备迎接中考的时候,又一个坏消息传了出来,副班的父亲去世了,这是我们第四次流泪了,副班对我们十分好,她是我们班顶级的淑女,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慈母,我来的第一节课就是副班的。我们也很爱副班,在她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个性的气息,文学的气息,淑女的气息,大家闺秀的气息。

  中考,没有老班陪伴,没有副班陪伴,各科老师夜夜陪我们挑灯夜战,我们也把这难关熬过去了。中考那两天,副班和老班都请假了,各科老师都出去监考了,没有老师送我们去考场,我们没有流眼泪,我们要做老师眼中的乖小孩,我们不哭。

  绒花季节已经过去很久了,那种感情却永远挥之不去。前几日,我们去看望了所有的老师,他们仿佛又老了一点,但是在我们心中,却依然那么美!

  那年青春,感谢有您们,我爱您们,谢谢58。

本页面《致我们的青春》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致我们的青春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ganwu/41017.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