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轻狂

感悟人生

岁月轻狂

更新时间:2015-10-05 08:10 手机版

岁月轻狂

  精选阅读(一):

  岁月轻狂,青春无悔

  岁月轻狂,青春的黑夜挑灯流浪。岁月轻狂,青春的感情永不回望。岁月轻狂,青春的旋律无悔飘扬。——题记

  有一段浅浅的光芒照在我们身上。那道光如此轻柔,一点也不刺眼。水一般的少年,风一样的歌,梦一般的遐想,从前的你我。手一挥就再见,嘴一翘就笑,脚一动就踏前,从前的少年。我们止不住内心的忧伤,只是一向一向不肯向现实低头。起风的日子里,白衣飘飘,黑色的头发在风里摇摆,年轻的双手捧着炽热的梦想,一路跌跌撞撞。[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我们还是那么单纯地想让时光倒流。但是,终究还是回不去了。云朵之上,蓝天之下,漂浮着我们支离破碎的友谊与梦想。阳光照耀下,一张张琥珀色的笑容显得如此迷茫。时光像一把巨大的刷子,将我们的棱角刷得圆滑溜光,将我们的锋芒刷得清淡平实,将我们的激情刷得荡然无存。时光如河,我们是这河里的石子,偶尔梦想着长一对翅膀飞离这片或纷繁或沉寂的水域,飞向更辽阔的苍穹,然而一切的发奋只换来黯然神伤。

  自由自在的生活,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代价。但心灵是无疆的,把心放开,自然会有朗月清风,晴空万里。此刻的我们不再轻易流泪或者狂欢,是正因我们的心灵不再轻盈而是被琐事捆绑。回忆从前,总会心生完美。羡慕儿时的自己是如此无忧无虑。人总是在日子消逝之后才深深地缅怀,旅程如是,感情如是,甚至是友情,好像也是从前的比较完美,一去不回的,最教人心驰神往。下一次旅行,想必又是在消逝之后更怀念。人大代表述职报告

  如果没有回忆,我们还剩下些什么。如果连仅存的回忆也被剥夺,我们赖以生存的精神氧气又将从哪里来。我们来自何处,又将去向何处。不想去想,亦不想回答。时光终将会冲刷一切,会带走一切。这个世界上,惟有亲情友情与感情才能支撑我们在漫长而短暂的生命旅途上一往无前地走下去。亲情,对我而言无疑是放在第一位的。友情和感情并列第二。最理想的结果是将感情与友情也升华至亲情的境界。但是,这可能吗?

  年少的日子,以前认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甚至是三个人四个人的事。之后才明白,感情是一个人的事。我们用许多段感情来成就自己。不管你爱过多少人,不管你爱得多么痛苦或欢乐,最后,你不是学会了怎样去恋爱,而是学会了怎样去爱自己。我不得不承认,我能够不爱任何人。我最爱的,只有我自己。只有学会爱自己,才能懂得如何去爱别人。我们不能奢求所有人都爱我们,就像我们无法勉强自己去爱所有人一样。

  被人爱着,也爱着别人,然后,偶然享受独处的时光,那才是最幸福的。没有人爱,独处的时光不免有点遗憾。谁不能够一个人过日子呢?然而,谁又会想一个人过日子呢?我们自以为不需要别人,我们自以为对方爱自己多一点。一旦失去了,我们才知道:我一个人也能够,但我不想。有生之年,我只想和她一齐快乐单纯地活着。且让我们挥别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重新开始一段崭新的旅程吧。要坚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工作励志语录

  精选阅读(二):

  岁月轻狂

  时光,如依附在雨水上的素笺;承载着零落的花瓣,骤然掠过;然后沉落,沉落成内心的黯然。挥手,告别一个又一个的年轮。我站在,你看不到的天涯路上。渐行渐远,然后回头,思念很久以前的自己;渐远渐近,然后凝望,向往很久以后的你我。

  佛曰:人人平等,众生平等。但细微之处看,这世间却是从未平等过的。

  佛曰:世间万物即为色,然万物未有永恒不变又皆是空,是之为色即是空。

  清风飘过,把前一刻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一扫而尽。甚至此刻,仿佛有层层微弱朦胧的月华从天空洒下,把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虚渡三千弱水尽,开到荼蘼花事休。人们常说“人生苦短、人生寂寞……”。万事万物盛极则衰、否极泰来;人生来就注定了是要死的,那我们又要这寂寞、苦短的人生来做什么呢?

  细细想来,这人间,最风尘,最繁华,却也是最凄楚,最无情的。她明明给了你一个栖身的角落,却又使你的心无处安放。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你我还是一厢情愿的在这尘世留恋、辗转着:一程疾风骤雨,一程清风明月,你可否有问过自己:为何而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为名利而活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鸟的基本需求是食物,没有食物肯定是会死的,要活着就要觅食。因此我们能够明白鸟为食亡。人的欲望明显强于鸟,于是就用一种更抽象的概念代替了鸟那种原始的需求———钱财。

  在口头上,追名逐利显然是贬义的,但是如果反过来看,倘若失去财物的保障,我们又将以何种面目,存活在着物质的世上?名利和物质都是人的最基本需求。就像是一种本能,我们一生下来连吃饭穿衣都不会,可一旦了解到金钱对我们生命的重要性时,就会唤醒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潜意识: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反不如赤裸坦诚点,很多人的一辈子,说穿了,就是为钱而活的。你发奋也好,消极也罢,不管是拜金主义者,还是“视金钱如粪土”者,世俗评定一个人一生是否成功的标准,终究还是以你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所挣的钱多钱少来衡量。如果生活在古代,兴许能够退隐山林中,自给自足,潇洒于人世;但是在科技越来越发展的二十一世纪,不管你想怎样过活,都需要老老实实地挣钱去。

  有钱堪出众,无衣懒出门。但是人若是为了名利、金钱而不择手段的活着,也未免太可悲,太可怜了:

  古时候,有兄弟两人,自幼父母双亡,哥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好在天无亡人之路,过了几年,老大娶了媳妇,成家立业,苦日子也到了头。可能真的是只能共苦,无法同甘,连手足之情,也难免如此。就在生计渐渐转好的时候,小夫妻俩开始想着法算计兄弟,最终哥嫂独占了父母留下的一点薄产,把弟弟赶岀了家门,从此老二无奈地在外流浪。

  一日,老二有幸遇到一只大鸟,大鸟对他说,在东海深处中有一小岛,岛上遍是金子和黄豆,我带你到岛上,你捡金子,我吃黄豆,但是天快亮时,你要及时提醒我,我们赶紧离开小岛,否则我们两个都要被太阳升起之时的万丈光芒点燃烧死。老二点头答应下来。如愿按照大鸟的吩咐,果然发了一笔大财,穷小子时来运转,成了当年当地数一数二的富翁。

  老大看到老二发了财,百思不得其解,天天跟老二套近乎,老二被哥哥纠緾但是,不再计较当年所受的种种委屈,就把秘密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听。哥哥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天还不黑就开始等那只大鸟的到来,等了好长好长的时刻,最后等到大鸟飞来,老大哪里还顾得上同大鸟说话,抓住大鸟的双脚向东海飞去。

  大鸟飞呀飞,老大盼呀盼,飞过高山,掠过大海,最后落在那个小岛上,老大睁眼一看,可不得了啦,只见遍地是黄澄澄的金子,老大再也顾不了许多,疯狂地捡了起来。他只顾捡自己的金子,只恨爹妈少给他生了两只手,哪里还记得弟弟千叮万嘱在天亮之前务必离开的警告,可怜大鸟还沉迷在黄豆的美味之中,等着老大提醒它。不知不觉,东方天已大亮,轰!随着旭日东升整个小岛霎时刻成了一片火海,就这样,贪心的老大和无奈的大鸟双双葬身在烈火之中。

  当后世之人在听闻这个传说时,都会为大鸟的去世感到深深的惋惜,也十分痛恨老大的贪得无厌,但同时对大鸟贪吃小豆也颇有些微词,但是更为失去那能够立马发财的黄金小岛而痛惜不已。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其实这则古老的寓言是劝诫人们做人不好太贪心,该取则取,当舍则舍。但是说穿了,天上既然都掉下了馅饼,谁不贪心,谁有毛病?

  忽然很同情那个老大,为了自己无法满足的贪欲,宁死都没有享受到做富翁的感觉。难道在金钱的诱惑面前,真的连生命都会失去尊严吗?岁月轻狂,最终会将所有生命推向同一个终点。最后的最后,只剩自己,却也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这样活着,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能够死,死能够生……”为感情而活吗?

  世人皆知情分有:友情、亲情、感情……那么,到底情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其实我们人类自有社会以来,这个情字就不断的繁衍进化,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僧、道、贾、士都免不了会被这个情字所困。情被古人划分为:大情和小境情操。大情为国情,民情等等,小境之情为情爱之情。

  没有国那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我?国情、亲情之重,自不必说。所谓今世种种皆是前世因果,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和合……亲人,只有一次的缘分;朋友,也是无数次磨合的缘分,不好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

  生命诚可贵,感情价更高。情、爱二字困扰着多少世间的痴男怨女。有人说,情是难言的苦,是灼人的痛,是挥之不去的辗转反侧,是寂寞深夜的无语凝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刻骨铭心。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聚,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生死相随的感情固然可歌可泣,但太多的执念,确也会苦了他人、也苦了自己:

  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出身豪门,家产丰厚,又多才多艺,日子过得很好,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向不想结婚,正因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於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生,不用多说什么,反正女孩觉得那个男生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可惜,庙会太挤了,她无法走到那个男生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著那个男生消失在人群中。後来的两年里,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生,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女孩每一天都向佛祖祈祷,期望能再见到那个男生。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祖说:“你想再看到那个男生吗?”

  女孩说:“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下你此刻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下!”

  佛祖:“你还务必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後悔?”

  女孩:“我不後悔!”

  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期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後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於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生!他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著他。男生又一次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祖:“你满意了吗?”女孩:“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祖:“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後悔?”

  女孩:“不後悔!”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那里每一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一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正因无数次满怀期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期望破灭。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坚信女孩早就崩溃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又是一个五百年啊!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著他最喜爱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著他。这一次,他没有急匆匆的走过,正因,天太热了。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浓密的树荫很诱人,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他走到大树脚下,靠著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千年的柔情啊!男生只是小睡了一刻,正因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回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清凉吧。然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佛祖:“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必须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哦!”

  女孩:“他此刻的妻子也像我这样受过苦吗?”

  佛祖微微地点点头。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这一刻,女孩发现佛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或者是说,佛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女孩有几分诧异:“佛祖也有心事?”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正因这样很好,有个男孩能够少等一千年了,他为了能够看你一眼,已经修炼了两千年。”

  “生命总是平衡的,以一种我们了解或是不了解的方式。”

  “情似双丝网,心有千千结。”从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到情有独钟的暮年壮士,情是没有年龄界限,没有地域之别的常青藤。情为何物?要我说,她是思想、信仰、爱好上男女心灵的共振。情投意合的感情才会历久弥坚。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情是梦,情是甜蜜,情是牵挂,情是忧愁……幸福和痛苦的交织使情成了这世间最难隔舍的永恒话题。“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孟姜女哭长城,梁祝化蝶比翼飞,承载了世人心中最美丽的梦想与希冀。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似乎人世间最动人的词汇皆是因情而生的呢?

  情在心中,是凡尘与人的心灵息息相通;欲在身外,应是内情绪感的自然体现。缘由天定,份在人为!但愿你我皆能持续一颗如水的心,用平静的情绪,真挚的感情,应对生活,应对人生。

  任岁月轻狂,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为眷属。

  精选阅读(三):

  岁月轻狂

  有时候感觉恍如隔世,心里总是胡思乱想,或是莫名地发脾气,我竟开始厌恶自己。我发现,此刻有许多是我放不下的,尘世很美,心里总是会挂念谁。

  时刻如同沙漏一样永不停歇,直到我的同桌发现我的第一根白发,我才真正体会到岁月的无情!也许是我太天真,总是当自己是一个孩子,或许有一天,岁月偷走了我的一切,我不能够忍受那种灼热的煎熬……

  以前,我能够做我想做的事,能够和我的好朋友一齐玩。此刻,总是怀揣着心事,倾诉永远只能以消息的形式,倘若这样下去,不知道友情会不会被冲淡。

  习惯了安静,习惯了一个人,却不满足于这些,我有我向往的生活,我有我喜爱的生活方式。我不喜爱笑着流泪,却无奈悲伤被炼化成透明。也许我会沉沦于玄幻小说里,也许我但是是一颗棋子,也许我只是黄昏到来前的一抹光晕、:

  太多太多的改变,让我不能自己,很欣慰岁月没让我变老,至少我还有年轻的模样。我决定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本页面《岁月轻狂》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岁月轻狂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ganwu/11513.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